第155章 既来之则淡定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孤飞燕原本只是意外,听到八皇子的生辰宴是韵贵妃操办的,她就惊着了。   她想起了君瀚引比靖王殿下早几个月出生,今年同为二十岁,正是弱冠之年呀!  不止君氏皇族,玄空大陆上各大家族中的嫡庶尊卑都是有严格的区分。   若是嫡出之子,弱冠之礼必是非常隆重,需在宗庙中举行加冠之礼。 冠礼由父亲亲自为之主持,而为之加冠者必是身份尊贵,地位不凡的贵宾。 礼毕之后,更要大摆宴席,宴请内外诸宾客。   若是庶出之子,待遇就大大不同了。

虽然也在宗庙里行弱冠之礼,却是简单的礼,并不隆重,也不会邀请贵客,礼毕之后更不会有什么大宴会。 一般都是当日晚上,母亲为之操办一个小宴会以示庆祝。   八皇子是庶子,生母极其卑微又早逝,生辰宴自然得由韵贵妃为之操办。

毕竟,皇后已逝,韵贵妃代管六宫多年了,未成年的公主皇子们,都是她管教着的。

  孤飞燕认真看了一眼邀请函,只见落款人是八皇子的名字。   她十分狐疑。

既然生辰宴是韵贵妃操办的,那么,八皇子要邀请哪些人,韵贵妃自是知晓的。

韵贵妃恨她入骨,能允许君瀚引邀请她入宫去当贵宾?这不太对劲呀!这邀请函,未必是君瀚引写的,倒有可能是韵贵妃借君瀚引的名义写的吧?  孤飞燕琢磨来去,心想,这宴会十有八九是鸿门宴,自己不能去!  可是,她若不去,君瀚引会怎么想?她的戏都快唱完了,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停下。

再者,宴会是韵贵妃主持的,她不去赏脸,还不知道韵贵妃会给她安什么罪名呢!  要知道,宫里头的邀请帖说是请帖,实则跟命令无异。 若身份没有高设宴者一等,是拒绝不了的。

  孤飞燕正思索着,夏小满又怪里怪气起来,“哼,小丫头,咱家就说你好本事!这满城里的奴才,估计就你有福分,能收到宫宴的邀请函。

你呀,托的是程大将军的福气,惜福吧!八殿下可是个厉害之人,不是你能惦记到底。

小心见不着西瓜,还把芝麻给掉了。

”  显然,夏小满也听了那些流言蜚语。   孤飞燕不言不语看了他许久,才道,“嫉妒使人变蠢!”  夏小满恼羞成怒,“你!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孤飞燕才不跟他杠,认真问,“殿下知道了吗?他会去的吧?”  这种宴会,自然是会邀请靖王殿下的。

  她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靖王殿下身上。

到时候,她跟靖王殿下一块去一块回,谁能打她的主意?  孤飞燕犹豫了下,又问,“殿下这些天,是不是都不在府上呀?”  她上一次被劫持,还奢望靖王殿下能挂心挂心她,这一次在花月庄园被劫持,回来之后,她就不敢奢望了。   她也不知道靖王殿下是在府上,还是一直没回来。

自从那天在归云亭惹恼了他,她就不敢主动去找他了。

  夏小满其实连芒仲的行动都不知道,如何能知晓靖王殿下的行踪。 他轻咳了几声,一本正经回答,“孤药女,咱家说过很多次了,殿下的行踪,不是咱们当下人的可以……”  夏小满这话还未说完,孤飞燕就走了。

是的,夏小满确实说过很多次了,她都腻味了。   虽然心虚,可事关自己的安危。 接下来的几日,孤飞燕都到君九辰寝宫门口去守着,就想知道,他在不在府上,会不会去赴宴。   只可惜,她失望了。   直到生日宴当日旁晚,君九辰都没有出现过。   孤飞燕伤心了,她越发觉得自己跟靖王殿下这个大福星的缘分快结束了。

  不过,伤心归伤心,她还是很快就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今夜就算是鸿门宴,她孤飞燕也不怕。

不管韵贵妃安的什么好心,她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遇神杀神,遇佛弑佛!  孤飞燕一番精心准备,不是衣裳收拾,也是妆容,而是药丸和毒,还有一把防身的匕首。

  她提早了半个时辰出门,既避开了啰啰嗦嗦的夏小满,也避开了要接她的程亦飞。

  黄昏过后,月上柳梢头。

  皇宫中的太极殿,灯火璀璨,人进人出,热闹非凡。

  今日也生辰宴,虽然宴请的人不多,可排场还是不小的。 天武皇帝疼爱八皇子,韵贵妃是了解的。

无论她心里头怎么看待君瀚引,这台面上的东西是从未亏待过分毫。

  孤飞燕踩着时间点过来,她一被太监代入大殿内,就看到宾客们都已经入席,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主座有左右两个位置,韵贵妃居左,八殿下君瀚引居右。 韵贵妃下方是各皇子公主,大皇子来了,被贬为庶民的怀宁公主也来了。

而君瀚引下方,为首的是程亦飞,程亦飞之后才是一些贵族子弟,世家之后。

  孤飞燕看着大皇子和怀宁公主,越发肯定邀她来的是韵贵妃。

  “靖王府,孤药女到!”  太监一通报,原本谈笑着的众人便突然都停了下来,齐刷刷回头看过来,极大部分人都是错愕的,明显没想到孤飞燕会被邀来!至于怀宁公主那眼神儿,已经不是歹毒可以形容的了,简直就像是刀刃儿,能杀人。   孤飞燕将众人的眼神都看在眼中。 她尴尬,不紧张,更不害怕,既来之则淡定!  她特意取出邀请函来,交给通报的太监,而后才面带微笑,落落大方地大步走进去。

  一室寂静,所有人都注视着她,她挺直了腰杆,步姿优雅,一步步走到主座之前,不卑不亢地福身,“药女孤飞燕拜见贵妃娘娘。 ”  韵贵妃眼底闪过一抹恨意,风韵犹存的脸上很快就绽放出笑意来。

她假装没见过孤飞燕,笑着问,“原来,你就是孤药女呀!抬起头来,让本宫好好瞧瞧。 ”  孤飞燕要邀来本就不怎么高兴,听了这话,她就更不爽了。   她是来参加君瀚引的生日宴的,并不是专程来拜见她的,她要好好瞧瞧她是几个意思呀?  孤飞燕抬起头来,笑道,“贵妃娘娘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奴婢在御书房里见过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忘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