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说石崇和绿珠: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9

漫说石崇和绿珠:百年离别在高楼,一旦红颜为君尽

  大难临头时,他们也算生死与共,互不相负,是这世上难得的一对真心人。

  只可惜男的名声略差。 这段关系又太像(其实就是)土豪包养小妾,所以一直没有多少人传颂他们的爱情。

要歌颂也都掉转笔头歌颂女的坚贞,红颜薄命,富贵长难久等等……  如那首《金谷园》:繁华事散逐香尘,流水无情草自春。

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堕楼人。

  你猜的不错,我说的,是中国上最著名的富豪石崇和他的爱姬绿珠。   如果没有那么强的批判意识,把故事放在故事发生的背景年代去看,这一段关系的发生,这份感情的成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   绿珠确实是石崇从广西买回的侍妾,身价是十斛珍珠。 这买卖关系并不是古人在意的重点,即使被诩为女性自我意识觉醒的代表人物林黛玉,作《五美吟》,吟叹绿珠之事时,亦只是感概这两人缘分纠缠,情归一处的坚贞:瓦砾明珠一例抛,何曾石尉重娇娆。

都缘顽福前生造,更有同归慰寂寥。

  可见,感情洁癖如林黛玉,亦不认为石崇买了绿珠就是对感情的玷污。 实事求是的说,在等级门第、社交关系如此森严封闭的当时,除了买卖关系,贫女绿珠几乎不可能有其他途径进入富豪石崇的生活。

  后世的穷酸文人,总爱念叨这十斛珍珠价值几何,以证明绿珠身价很高。

然而,对于石崇来说,这不是九牛一毛,这连毛都算不上。 作为一个精明的商人,他确实是赚到了。 他得到了一个识情解意、能歌善舞的绝色美女。

  在歌舞升平的年月里,他们的感情看起来是那么寻常和庸俗。

主人宠爱着自己的侍妾,侍妾姿容绝世,曲意承欢,在众多年轻美貌的侍妾中脱颖而出,得到了多一点点的关注和宠爱。

  绿珠不是穿越女,她不会觉得委屈,不平等,即使心头偶尔有涟漪,很快也会习以为常。

她就像大观园里的丫鬟们,能够从贫苦的环境中脱离出来,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这对她们而言,已经是了不得的造化。   如果不是后来的变故,我想绿珠都不曾,也不敢确认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的位置。

  说石崇是个土豪,其实是侮辱了他。 石崇本身是很有品味和艺术追求的富豪,他喜欢绿珠,不仅喜欢她的美貌,善解人意,还欣赏她的善歌舞,擅吹笛的艺术才华。

不像现在的土豪,诉求简单粗暴。

  他在洛阳建了别馆,名为金谷园,和当时的名士陆云、陆机、左思、潘岳等二十四人结为文友,赋唱和,经常雅集,号称金谷二十四友。 石崇所作的所有烧钱斗富的事,仔细看起来,无一不是行为艺术。   金谷园究竟有多繁华,今人已不可知。 但按照古人的审美情趣和石崇历来炫富的风格来推断,园中必是世间所有无不尽有,凡其所有无不极尽奢华。   石崇是个连家里的厕所和台阶上的苔藓都要用珠宝来雕饰的完美主义者,堪比迪拜富豪的穷奢极欲的主儿,对于他用来显摆待客的会所,他一定不会吝啬。 除却这些珍美的宝物,他的美姬绿珠也是他屡屡要拿出来炫耀的。   翩若惊鸿,如洛神出世,艳光照人,若明妃归来,玉楼歌彻,梅下吹笛,几番魂消。

美人如花隔云端,相见如在九重天、就这样,才色双绝绿珠被石崇打造成为世上很多男人求之不得的限量版奢侈品。

  本来日子也就是这样了,穷奢极欲,醉生梦死……他和她没有觉得不好,也没有什么节俭反省的想法。 哪怕是风云剧变,石崇所依附的外戚权臣贾谧倒台,对头开始掌权。

他们都未曾意识到危险正在迫近,这没有危机意识,不食人间烟火的一对。

  八王之乱那一场血雨腥风的余波终于袭来,刮进了金谷园,石崇失势,被赵王司马伦的亲信孙秀所逼,让他交出绿珠。

石崇交出数十位美貌的姬妾说,任君挑选。 孙秀派来的人说,我们只要绿珠。

  石崇说,绿珠是我心头所爱,恕难从命。   使者说,你今非昔比了,还是识相点好。   接下来石崇的表现我很欣赏,按说绿珠是他花钱买来的,他要是真的不在意她,当个玩物,送了也就送了。 但此时石崇表现出和昔日望尘而拜完全不一样的态度,坚决不给。

如果他惧祸把绿珠献出去了,那也说得过去当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新晋权贵孙秀面对落魄权贵石崇的不合作态度,怒了,罗织罪名,鼓动赵王杀他,其实不用罗织,石崇从来不是一个善男信女,杀人越货,贪赃枉法,坏事一样没少干。

  大难临头,石崇对绿珠叹道,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啊!他这么说,是不想绿珠归于孙秀。

  绿珠明白他的心思,哭着说,我愿为君侯而死。

说罢从高楼跃下,坠楼而亡。

石崇不久也被诛杀。

  触动我的,是这对男女,在生死关头,表现出来的坚定不移。 绿珠坠楼的决定或许是理所当然,石崇的表现却是出人意料的惊天大逆转,扭转了之前全部的庸俗。   石崇心里应该清楚,即便没有绿珠的事做由头,他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报应只是早晚而已。 面对这样的处境,人贪生怕死的本性会占上风,即使知道结局已定,还是有很多人,选择苟且偷生,拖一天拖一天。   面对可能的生机,他拒绝了,不用绿珠去交换,不用女人去乞怜讨好。

这是我最尊重石崇的地方。   这一对物质男女,在生命最重要的时刻,放弃了原本贪恋在意的一切,抛却了世间浮华,不再迷失、不再犹豫、不再恐惧。

  即使一无所有,即使死亡迫在眉睫,用我最真的心去面对,我心底的答案是我不想失去你。 我不能,除非我死了,我不愿失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