掏大粪艰难度日,无意间遇阴兵回朝,捡到黄金,后破奇案逆袭人生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9-10

掏大粪艰难度日,无意间遇阴兵回朝,捡到黄金,后破奇案逆袭人生

有道是,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 自古以来农民就懂得庄家施肥的道理,要说古代有一种职业,就是专门从事淘粪的行当。

淘大粪可不白淘,官府定期拿银子补助给这些淘粪工。 此外,这粪卖到城外那些菜农手里,换回来的可都是真金白银。

明代初年,在天津城有个淘粪大鳄,是这个行当的粪头,叫陈清平,谁想淘粪,淘哪里的粪,他说了算。 话说有个淘了大半辈子粪的刘德才年前得了场急病,一命呜呼,按照惯例,他淘粪的活儿便交接给了儿子刘宝全。

十六岁的宝全虽成了孤儿,但人很勤快,日子倒也过得去。 这天,陈清平叫过来宝全,让他以后去南城河畔的落雁坡淘粪。

谁不知道落雁坡那个地方大部分是粮仓,平时人烟稀少,茅厕里哪有什么粪!这是陈清平明摆着欺负宝全年幼,可陈清平势力庞大,他的话谁敢不听!到了落雁坡,宝全发现,仓库旁的茅厕半个月也攒不下一桶粪,这也难怪,把守粮仓的只有几个兵丁,能有多少粪呢!本来官府发的补助银子大半都被陈清平截留,以前还能靠着卖些粪便换点碎银子花,现在粪便少,宝全的日子顿时窘迫起来。

这天,宝全去落雁坡西头“乾德号”粮仓外面的茅厕收粪便,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茅厕里竟然全是粪便!他把满满一坑的粪便装到粪车上,拉到城外卖给了那些菜农,赚了一笔。 晚上躺在床上,宝全心想,今天“乾德号”粮仓的茅厕是怎么了,十天前才清理过的,可今儿个又都满了,这是怎么回事?又是一天晚上,宝全路过“乾德号”粮仓时,隐隐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惨叫声,他凑近墙缝向里一瞅,只见里面灯火闪烁,还能听到一些脚步声。 第二天,他把晚上在“乾德号”听到的声响告诉了郑老伯。 郑老伯是一个卖肉的老头儿,平时没少照顾宝全。 郑老伯也觉得奇怪,当夜就跟着宝全来到了“乾德号”。 因为粮仓大门口有兵丁把守,他只能在远处观望。

果然如宝全所说,吴老伯也听到里面传来凄厉的叫声。

郑老伯壮了壮胆儿,带着宝全悄悄靠近了粮仓的大门,门口的一高一矮两个兵丁立刻警觉地走了过来。

郑老伯小声问:“二位军爷,你们有没有听到惨叫声?”“什么惨叫声,还不快滚!”高个兵丁走过来就用长矛指着二人,逼其离开。 回到家里,郑老伯脸色煞白地对宝全说:“我猜啊,是那些伤兵的阴魂回来了!”宝全疑惑地问道:“什么阴魂啊?”郑老伯说:“前朝打仗的时候,江南一带战事频繁,前线伤兵都被运到这‘乾德号’粮仓,粮仓就成了临时医馆。

那时天下大乱,药材匮乏,成百上千的重伤兵丁都死了。 当时我还年轻,离几里之外都能听见这里的伤兵因疼痛难忍发出来的惨叫声。 ”宝全听得头皮直发麻,郑老伯继续说:“前些年就听说‘乾德号’粮仓经常闹鬼,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 这些伤兵们阴魂不散,故地重游来了。

”说到这里,他叹气道,“咱们不像粮仓里那些身强力壮的兵丁阳气重,鬼怕他们,不敢现身。 可咱们是一老一幼,鬼才欺软怕硬的。 孩子,以后少去那个地方,要是被这些伤兵缠上可就麻烦了。

”宝全想了想,摇头说:“不行,那里的粪便可好了,金灿灿的,就像“黄金”。

城外的菜农说今年收成不好,老百姓只能吃粥,很多人排泄的粪便成色很差,我在‘乾德号’粮仓淘的粪便却是上等货色,很受欢迎。 ”郑老伯笑了:“白天鬼魂不敢出来,你白天去淘吧。 唉,那些伤兵到了阴间抱起团来,就是支庞大的阴兵军队啊。 你想这支阴兵在阴间能吃亏吗?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要不怎么粪便都那么好。

也难怪跟“黄金”一样!”这天早上,宝全又像往常一样来到“乾德号”粮仓的茅厕淘粪便,突然听到有人低声叫唤:“小哥!小哥!救救我!”宝全听真切了,是离自己几丈远的草窝里传来的声音。 他循声过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身上全是血污,气息奄奄地躺在草丛里。

宝全吓了一跳:“你、你是阴兵?”男子挣扎着说:“什么阴兵,我叫杨载峰,刚从里面逃出来,你现在去城里找陈典堂大人,一提我的名字,他自会来救我。 躲过此难,我给你一百两黄金!”宝全上前一摸,对方身上是热的,看来真是个大活人。 他一想,报个信就能挣一百两黄金,这真是天上掉下来的财富!陈典堂是当地的府尹,宝全一路飞奔,来到了府尹衙门。 宝全见到陈典堂,刚说完杨载峰的藏身之处,就见不知从哪里闪出几名锦衣官差,为首的一个高个男子上前笑道:“大人,杨载峰是你的拜把子兄弟,看来我在贵府守株待兔算是守对了。

”陈典堂吓得跪地回道:“于大人,谁不知道您是皇上钦派监察官员的钦差。 卑职定当配合您揭发杨载峰的罪行,还望大人不要株连小人。 ”那个高个儿的男子哈哈大笑,一挥手,官差架起宝全冲杨载峰藏身之处而去。 一个时辰后,宝全和杨载峰被押着走进了“乾德号”粮仓后院的大厅里。 那个于大人在大厅正中的太师椅上坐定后,骂道:“杨载峰啊,你竟然给我们玩起了‘灯下黑’,躲在我们眼皮底下,真是高啊。 ”接着又指着宝全大声道,“还不快招来,你是不是杨载峰的同党?”宝全看着大厅两旁各式各样的刑具,吓得魂飞魄散:“大、大人,我就是个淘粪的。

”接着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这时一个兵丁上前说道:“大人,他的确是个淘粪工,我见过他来咱们这里淘过粪。

”于大人皱着眉对宝全说:“淘粪的嘛倒不打紧。

只是你今天进了这‘乾德号’粮仓,知道了这里的秘密,便要留在此处给我做事。

”宝全心眼灵活,倒头便拜:“谢谢大人,我愿意为您做事,以后就再也不用淘粪为生啦!”这时外面有人进来禀道:“大人,现在提审那五个人吗?”于大人一拍桌子:“现在就审。 自从几个月前皇上把这个粮仓当成秘密审问贪官的地方后,这里热闹得紧啊。

你们可知道,这几个家伙都是喝百姓血的贪官污吏,今年大旱,饿殍遍野,他们倒好,克扣赈灾银子不说,还用这些银子购买山珍海味,整天醉生梦死。 我大明皇帝是吃过苦的,平生最恨贪官,对这些贪官从来不手软!前几天上面又用送粮船给我送来几十个贪官,我们得赶快审!”这时,就见几个兵丁呼呼啦啦地搬来几个马桶放在大厅中间。

“这是干什么啊?”宝全小声地问道。 旁边一个兵丁小声说:“给他们几个贪官准备的,过会儿他们一到大厅里,只要于大人稍用手段,他们准保都被吓得屙到裤裆里。 我们是怕脏了这大厅,才事先搬来马桶……”宝全听后,差点笑出来,原来那些像“黄金”的大粪都是这些贪官拉的呀,他们吃得好喝得好,拉的粪便当然是上等货色喽。 还有,他和吴老伯听到的那些惨叫声,原来都是贪官们受刑时叫出来的。 接着,宝全想,得马上告诉于大人陈清平与官员勾结,克扣补贴横行霸道的事儿,他倒要看看,陈清平的粪便是啥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