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吧发表学术上批评性的杂文要严加审核?!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9-04

散文吧发表学术上批评性的杂文要严加审核?!

散文吧发表学术上批评性的杂文要严加审核?!>>>散文吧发表学术上批评性的杂文要严加审核?!2016-12-1914:45|文/|13682次阅读|相关文章我在11月14日提交的《北大、清华学报排不好“以笔画为序”》,在11月23日提交的《学校“以笔画为序”出错的源头是教育部》,一二十天过去了仍然在“待审”,可见编辑之认真负责。 这种对学术严谨的态度是我等的楷模。

之前我在散文吧发表的《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错得离谱》《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错得离谱却能广泛传播使用》《大多数重点大学学报也排不好“以姓氏笔画为序”》三篇杂文却能很快通过审查。 这使我感到疑惑不解:为什么同一个主题的文章,都是为了贯彻《中华人民共和国通用语言文字法》,宣传国家语言文字规范化、标准化,纠正在笔画排序这个学术上普遍存在的错误,又丝毫不涉及敏感的政治问题,有什么不可?需要严加审查也不需要半个多月。

唯一的理由就是,文章的标题点了北大、清华、教育部的名,这就犯了极大的忌讳。 在贵网编辑的心目中,北大、清华、教育部是不能批评的。

过去康熙皇帝在给“避暑山莊”题词时,把“避”字的构件“辛”多了一横;在给西湖十景之一的“花港觀魚”题词时,把“魚”字下面少了一点;还把“雲靈禅寺”错写成“雲林禅寺”,这些明显的笔误谁敢指出?谁敢纠正?只能让他贻笑万年吧。

——这就是封建君王的显赫威严。 毛泽东同志1957年1月12日《至臧克家等的信》有这样一段:“这些东西(注:毛泽东的18首诗词),我历来不愿意正式发表,因为是旧体,怕谬种流传,遗误青年;再则诗味不多,没有什么特色。 既然你们以为可以刊载,又可为已经传抄的几首改正错字,那末,就照你们的意见办吧。 ”信中毛泽东同志对别人纠正传抄的错字表示支持。

这封信的手迹发表后﹐北大一位学生写信给毛泽东﹐直言指出“遗误青年”的“遗”应为“贻”。 毛泽东欣然接受这个意见﹐并专门给《诗刊》编辑部打招呼﹐请予更正;同时委托中央办公厅给这位学生回信,表示感谢。 ——这就是人民领袖的高风亮节。 十八届六中全会提出,“必须坚持不懈把批评和自我批评这个武器用好。 党的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对各种不同意见都必须听取,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必须带头从谏如流、敢于直言。

”如果要说贵网编辑谨小慎微或是严谨认真,也不尽然。 因为通过审核已发表的我的杂文《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错得离谱》《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错得离谱却能广泛传播使用》实际上是纠正中央组织部组织一局的错误,标题没有写出中央组织部,但是在《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错得离谱却能广泛传播使用》中明确提出:“《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在网上传播时,有的标题是《中央组织部规定的<姓氏笔画排列顺序索引>》,确实有拉大旗作虎皮之嫌,因为根本不是中央组织部的正式文件,而只是出自《党组织选举工作手册》。 这本书是中共中央组织部组织一局编写,2011年4月由党建读物出版社出版的第二次修订版。

《索引》是这本书286-290页的附录四。 出书的目的是指导全国党组织选举工作。 ”“《索引》的作者不懂装懂,又不向汉语言文字的专家学者请教,不向参加过党代会和全国‘两会’秘书处的同志请教,代表很权威的机关著书立说,误导了众多的下级组织和读者,既自己闹了天大的笑话,还败坏了中央组织部的名声;中央组织部组织一局用人不当,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已经通过散文吧审核发表的《大多数重点大学学报也排不好“以姓氏笔画为序”》的杂文,在文中已经点了北大、清华为首的十四所重点大学的名字进行批评。 但是没有对北大、清华的具体错误进行分析,因为这是前一篇的内容,该篇还在审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