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的日常1.186 三方势力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9-11

刘备的日常1.186 三方势力

交州刺史部,九真并日南二郡,地域狭而长。

二郡,沿后世“中南半岛”海岸排设。

正因海运发达。

汉军渡海而来,造港建城,筑路屯田。 占据富庶近海平原,农耕传世。

而中南半岛,内陆多高山密林,遍地毒虫瘴气。 无从逆进。

因而中南半岛广大内陆区域,皆游离于大汉之外。

时称“徼外”,民称“徼外夷”。

稍后又称“化外”,其民称“野人”,或“野民”。 合称“化外野民”。     少时初上夜课,恩师便告知刘备,华夏西高东低。 益州南中诸郡,据地势之高,若能顺流(兰沧水)东下。

再令九真并日南二郡,逆流西进。 如此东西并进,各择河川密集,诸水交叉处筑港,再沿枝津深入。

东西相连,南北扩进。

迁徙流民,驯化野人,纳中南半岛,指日可待。

    蓟国巨舰,水上坞堡。

深入不毛之地,泊于岸边。

白日下船探险,筑高墙障壁,采果蔬、狩野兽,督造港津。 夜晚登船,饱食酣睡,挹娄庐士,居高守备,安全无虞。

如此日夜并进,待港津初成,后续船队源源不断,运来人员辎重,机关诸器。 再大兴土木,扩建港城。 迁入汉化蛮夷并岛夷驻守。

再互市结好临近野人,筑路连通各港城。 沿途设烽堠、坞堡。 十里一亭,百里一县,并县为郡,合郡成州。

沿纵横水路,细密分割,将化外野地,悉数归于汉治。 而后广开学校,传播汉风汉仪,汉文汉话。 待汉俗深入人心,野民皆为汉人无疑。

    没错。

水路,乃时下大汉,最大便利。 人类作为陆地生物,若要行走于水上,则需逆天而进。

越发考验,文明之力。

始皇帝举倾国之力,征讨百越。 数次皆大败而归。

然待灵渠连通上下水路,则势如破竹,一战而胜之。     化外野民“刳木为舟,剡木为楫”。

于蓟国铁壁铧嘴,帆樯如林之无敌舰队当面,毫无招架之功,还手之力。

    不急。 先收西南夷、百越、百濮。

纳三南入怀,再顺下中南半岛,连通身毒。

而后水路并进,蓟王兵出葱岭,丈量寰宇。     三南数百万蛮夷,当有大用。

最为关键,历经四百年同化,蛮夷大多汉化。 说一口流利的巴蜀汉话。

对大汉的仰慕级认同,远超预计。 只需如蓟王这般,恩威并济,尽收人心。 待时机成熟,许以重利,必欣然南下,甘为前驱。 以夷伐夷,以夷制夷(注①)。

羁靡不绝,利而后益。

    四夷皆以汉化为荣。

蓟王光融天下,又岂不成人之美。

    蓟王都,北宫瑞阁。

    细看四海令左慈密报。 蓟王言道:“王芬之事,牵扯甚广。 先帝虽将往来文书,付之一炬,死无对证。

然左翁却从张修口中,得知南阳许攸、沛国周旌及汝南陈逸,三人之名。 ”    士贵人临盆在即,正于兰林殿,安心备产。 乃由昭阳宋贵人,常伴身侧。

    宋贵人斟酌言道:“南阳许攸,今为大将军长史。

沛国周旌,事后不知所踪,传闻已死于乱军之中。

而汝南陈逸,可是夫君同门师弟,前太傅‘三君’陈蕃之子,国之上计令。 ”    “当是如此。 ”刘备轻轻颔首:“遥想当年,陈逸化名陈奔,避入楼桑。

后与为夫同拜在恩师门下,寒暑易节,已近二十载。 为夫实难相信,陈逸会背主谋逆。

”    “夫君所言极是。

”宋贵人言道:“既出同门,个中缘由,何不当面一问。 ”    “也罢。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诏上计令,入宫赴宴。

”    “喏。

”宋贵人遂命人去传令。     “仲秋之月,案户比民”。 蓟国千里国土,二十七县,千万国民。

如何能等到八月。

上计署已提前三月,令各县上报汇总。 户籍民数、圩田数量、钱谷入出、乃至“盗贼”多寡,每户人口、姓名、年龄、籍贯、身份、相貌、财富、债务、犯罪记录等,皆需年年更新。 先前多用竹简木牍,今皆换成书册集簿,携带方便,省时省力。

    陈逸以为,蓟王乃问上计之事,故不敢怠慢,草草整理,便安车入宫。

二千石高官,安车驷马。 悬上计令琉璃车牌。

宫门绣衣吏,确认无误,随即放行。     女官迎入灵辉殿,门下督郑泰,轩下相迎。

    “拜见令君。 ”郑泰先行礼。     “见过郑公。

”陈逸亦回礼。     “殿中已备酒宴,主公等候多时。

令君且随我来。 ”郑泰伸手相邀。     “请。 ”陈逸除鞋入殿。 只见大殿空旷,方知乃是私宴。

    “拜见主公。

”陈逸趋步近前,大礼参拜。     “师弟请起。

”蓟王笑道:“座。 ”    “谢主公。 ”陈逸起身落座。 恩师为其取表字,少安。 其意不言自明。     “今日不问公事。 ”刘备举杯相邀:“来,先满饮此杯。 ”    “臣敬主公。 ”陈逸亦颇有酒量。     乐姬轻歌曼舞。 主臣举杯对饮,大殿之中,其乐融融。

酒过三巡,陈逸落杯相问:“主公可是为,王芬之事。

”    “然也。 ”刘备轻轻落杯:“四海令左翁,秘言王芬同党。

有,南阳许攸,沛国周旌,汝南陈逸三人。

”    陈逸实言相告:“如主公所知。

臣曾应邀,拜会王使君。 席间,与南阳许攸,沛国周旌,平原襄楷,琅邪宫崇,名士陶丘洪等人相识,后又受右国令,临终之托,善待扶风宋公子。

”    刘备心中一动:“琅邪宫崇,可是于吉门徒。

”    “正是于仙人,座下首徒。

”陈逸答曰。     顺帝时,宫崇诣阙献《太平清领书》,被有司奏劾所上妖妄不经,乃收藏之。 “后张角颇有其书焉。 ”群仙会时,于吉亲临。 还解前汉谶言‘代汉者,当涂高也’,为“宗王”。     难道说。

所谓“三方势力”,乃以王芬为首,于吉等人暗中相助。

    再深思。 《太平清领书》,稍后既传于张角,琅邪派于吉,难辞其咎。 粗略算来,自从顺帝献书,至此时,已过五十余载。

于吉当有百岁。 其弟子宫崇,亦年过古稀。

    刘备忽起一念:‘张角可曾入群仙会。

’麻姑或许知晓。     “席间,可曾见过巴郡张修。 ”刘备又问。

    “未曾得见。

”陈逸摇头。     换言之。

必是术士襄楷、宫崇,当中一人,告知张修,陈逸之事。 否则,张修远在巴蜀,未曾千里来会,焉能得知,陈逸为王芬座上宾。     见陈逸所知寥寥,未曾裹挟其中。 蓟王遂安心。     于是,襄楷、宫崇,乃成此事关键。

只需寻到二人下落,阴谋当大白于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