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毛泽东词《贺新郎·别友》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9

浅析毛泽东词《贺新郎·别友》

浅析词《贺新郎·别友》王玉良贺新郎·别友(1923)毛泽东挥手从兹去。

更哪堪凄然相向,苦情重诉。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

知误会前番书语。

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和汝。

人有病,天知否?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 凭割断愁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寰宇。

重比翼,和云翥。

一九二三年四月,湖南省长赵恒惕下令通缉毛泽东。

毛泽东离开长沙去武汉,转上海,然后赴广州参加六月的中共三大,9月经武汉到长沙,又回湘积极开展反对赵恒惕的斗争和和工农群众运动……年底,奉中央通知,准备到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这首词是与妻子杨开慧分别时所作。 词的上阕,首句挥手从兹去引用唐代人《送友人》:挥手从兹去点化而成!这五个字,独成一句,不但总括全词,而且引出下文许多动人情节作者为读者展示一幅幅感人肺腑的惜别图。 请看临别之前,夫妻情意绵绵跃然纸上:凄然相向苦情重诉形象地表达了这对为祖国献身、志同道合的夫妻,即将分别难于割舍离愁别绪之态。 更那堪三个字,增强了爱侣内心悲戚苦痛之情。

眼角眉梢都似恨,热泪欲零还住,情深意切,传神之笔!似恨从眼角眉梢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来,饱含着多少人间的爱侣柔情?热泪欲零情泪欲滴,是以何等的毅力强忍悲痛的心情,没有流下来。 还住不!泪向心里流,心在滴血!多么坚强的性格。 善良的读者禁不住也会对这真情的伴侣潸潸泪下。

此时读者会联想到《雨霖铃》中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之句。

与其意境、其境界之高远乃天壤之别。 知误会前翻书语.书语书信中的话,作者知道从前写给夫人杨开慧的书信,产生了误会。 为革命献出全部智慧、才能和精力的杨开慧,怎会区区计较呢?过眼滔滔云共雾,算人间知己吾与汝过去的往事如云涛雾涌一件件从眼前而过,但算起来人间的知己惟有我和你,这是对杨开慧情深意切的安慰和崇高的评价。 毛泽东在白色恐怖艰险的岁月,杨开慧全身心地支持他从事伟大事业,可谓难得的红颜知己,革命的伴侣!人有病,天知否?不仅把不忍离别炙热的情感推向高峰,而且暗喻对当时生活在水深火热劳苦大众疾苦关注。

天知否?敢问苍天你知道吗?作者如伟大诗人屈原《离骚天问》一样,向浩渺的苍穹发出警世的慨叹!表达了忧国忧民之情。 故而他义无反顾地要远离恩爱的妻子,以大无畏的精神,投入砸碎旧世界,建立新天地的革命洪流中。 以设问句结束上阕,不但干净利落,而且增强了词的感染力。

下阕今朝霜重东门路,照横塘半天残月,凄清如许。 读者随著作者的笔触,如临其境:时间是清晨,地点是东门、横塘,环境半天残月霜重凄清.在送别的路上,这对患难与共的伴侣,足踏凝霜,头顶半天残月,穿过东门(吴门)外的清水塘,紧紧相依……作者移情于景,描写与妻子分别时感人的情景。

其情,其景,令人感慨万千!柳永《雨霖铃》中写道;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晚风残月。

虽然与作者描绘的情景有相似之处,寓情于景,表达离别之情;但前者烘托了这对为革命献身于民众的分别依恋之情;而后者只不过是个人小天地罢了。

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旅汽笛一声,恩爱夫妻分手,天涯孤旅,真叫人肝肠寸断!似乎唐代诗人《送杜十四之江南》:日暮征帆何处泊天涯一望断人肠之句化作词人离别情思,令人伤痛!征途漫漫,黑暗必将过去,阳光一定普照人间凭割断愁思恨缕。 要似昆仑崩绝壁,又恰像台风扫环宇。 如此恩爱的革命伴侣,要割断情意缠绵的愁思恨缕实为不易。 为实现伟大事业要有昆仑崩绝壁台风扫环宇决心和气魄。

同时也烘托了未来大革命的声威。 重比翼,和云翥形象的比喻年轻伴侣像飞入云霄鸟儿比翼双飞,作者以戏剧大团圆手法作结尾,表达了期盼夫妻早日团圆美好的希望。

此词,惜字如金,既刻画了人物表情,又表达了人物内心境界。

将为祖国献身的决心与人间的缠绵的儿女柔情有机的融合在一起,寓情于景,情景交融。 其意境之深邃,其境界之高远,是亘古以来离别之玫瑰,如爱情昆仑之峰巅。 燕赵书痴王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