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爱国:如何看待“回到原典”?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9

乐爱国:如何看待“回到原典”?

  一段时间以来,学术界流行回到原典的口号,主张研读原典。 这对于不直接研读原典,而只是跟着他人的解读人云亦云来说,无疑是一大进步。

但是,回到原典的口号本身实际上蕴含着对于前人解读的怀疑。 学术研究需要怀疑,但对于前人的研究成果不能全盘否定,更不能忽视或抛弃。   民国时期,儒学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对儒学的批判,替代了对于儒学的解读。

在那种背景下,一些为儒学辩护的学者认为,儒学原本是好东西,其中不好的东西都是由于后世儒家学者,比如董仲舒、郑玄、朱熹等所附加的。 这种说法一直影响至今,并且有可能是当今提出所谓回到原典的依据之一。

事实上,儒家经典,若不是经过后世儒学大家的诠释和发明,不仅不能流传至今,而且,即使流传至今,也不可能引得那么多人的兴趣;即使有兴趣,也不可能知道其中的丰富含义。

  学术研究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不借助前人研究成果的回到原典,实际上是学术的倒退。 经典之所以不是死的东西,是因为它经历了后来的学者不断的诠释,而能够与时俱进。 更为重要的是,回到原典首先要吸取前人的研究成果,否则,就无法真正回到原典。

因此,研读儒家经典,首先要研读前辈儒学大家对于儒学经典的诠释和发明。

不读《十三经注疏》、不读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仅凭个人一鳞半爪的知识基础去解读儒学经典,并自以为有所创新,除了低水平的重复和喧嚣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今天的学者大都是在对儒学的几近颠倒黑白的解读中成长起来。

然而不可否认,即使在民国时期那样的背景下,也不乏有学者以学术的态度和方法诠释儒学经典,遗憾的是,他们的研究成果同样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以至于今天有些学者在解读儒学经典中的所谓创新,实际上仍然没有超过那个时代。   不少学者抱怨出不了学术大师。

问题是,学术大师的出现需要站在前人的肩膀上,而不只是回到原典。

学术是一代一代学者通过学术研究而积累起来的,忽视前人研究成果的回到原典,实际上是对学术的不尊重,更不可能成就能够超越董仲舒、郑玄、朱熹的学术大师。   在回到原典口号的引导下,不少年轻学子开始直接研读儒家经典。

那种面对四书、五经时几近茫然而故作精神的诵读,或是目空一切而自以为是的解释,构成了国学热。

这对于儒学的发展是喜是忧,谁也说不清。

但有一点是需要指出的:回到原典不是单纯地直接地面对原典,而应当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既要回到原典,又要总结前人的研究成果,吸取前人研究成果之精华,并以之为基础。

  (作者系厦门大学哲学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