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1,别离开我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1

1521,别离开我重生之俗人一枚最新章节

辞职了,终于可以睡个懒觉了。

手机的闹铃也终于可以关了。

星期一的早上,郑燕便打算美美的睡个懒觉。 她在三帆集团上了小半年的班,当了小半年的业务员,实在是筋疲力尽。 工作内容不说也罢,光是朝八晚六,每周六天的工作时间,就让在王勃那里已经习惯了朝九晚五,每周双休的她花了好长的时间才能逐渐的适应。 有时候,郑燕也会怀念和王勃在一起的日子,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工作的气氛也总是那么轻松,快乐。

顶头上司就一个,所以她不需要讨好任何人,王勃那家伙也不需要她的讨好,反而经常弄些小动作,小花招讨好她。

当王勃秘书的那一两年间,她宁愿一天七天都上班,哪怕每天工作十个小时她都愿意。

但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不是么?都已经回不去了,不是么?去年11月份的那天早晨,当罗琳从“曾嫂米粉”提着几盒早餐出来,然后开着他的车离开的时候,一切就都已经决定了,他也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找到了替代自己的人,不是么?放下了心理包袱的郑燕本以为星期一可以睡个大天亮,不想自己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张雨那家伙却打来了电话,问什么自家的门牌号——门牌号不可以其他时间问呀?非得在一大清早的时候问?真是一个让人无语的家伙!挂断张雨的电话后,为了防止后面被其他人打扰,她干脆关了手机,扔了电话,继续埋头大睡。 郑燕很快入睡,然而,才睡下不到一刻钟,外面便响起了一阵“叮铃叮铃”的门铃。 “真讨厌,到底是谁啊?”再次被吵醒的郑燕睁开朦胧的睡眼,不情不愿的掀被子起床,揉着眼睛朝门口走,边走边想到底是谁这么大清早的就来按门铃。 “多半是爸或者妈回来了。

”郑燕想。

来到门口,将手放在门把手上,轻轻的拉开,正想问一声半途回家的父母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了,下一刻,当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后,郑燕整个人就仿佛被人施了魔法,美目圆睁,嘴巴大张,一下子僵在当场。

“怎么,不认识啦?”王勃微笑着说,视线中的女孩,依旧是记忆中的那个模样,只不过,跟半年前珠圆玉润的她相比,似乎清瘦了些。 王勃心头一阵心疼,以最大的努力控制着把眼前的女孩拥入自己怀中的冲动。 郑燕倚在门边,不说话,害怕自己一开腔,眼前的这一幕让她感觉不真实的,犹如井中月,水中花一般的存在就会消失。 她定定的注视着眼前这个高大,面露微笑的男子,眼眶中,两股热热的热流开始禁不住的上涌,很快模糊了自己的双眼。 “不邀请我进去坐坐?”王勃又说。 他的话终于让郑燕从恍若梦境的震惊中清醒了过来,女孩依然不言,打开门,侧开身,在旁边的鞋柜找了一双男士拖鞋躬身放在他的脚下。 王勃印象深刻,这双男士凉拖鞋正是自己第一次上门时女孩递给他的那双,没想到时过境迁,连家都搬了一次,对方却依然保留着。 换了拖鞋的王勃跟在女孩的后面,走过一道玄关,进入客厅。 他一边走一边打量女孩的新家,面积挺宽敞的,装修虽然谈不上高档,但是风格雅致,温馨怡人,到处充斥着令王勃熟悉的女孩的审美情趣,看来,这新家,让郑燕出力不少。 郑燕把王勃领到客厅,见他四处打量,便解释说:“房子是去年初买的,年中进行了装修,装修好后不久……就搬了进来,老房子,也卖了。

”听郑燕这么一解释,王勃便恍然记起了去年有一段时间,女孩是挺忙的,但并没有告诉他自家买了房子,估计是想等装修好后给他一个惊喜,不料计划没有变化快,两人之间蜜里调油的爱情被一次得意忘形的意外给打断了。 “挺好的,装修得挺雅致,挺温馨的。

不过,搬家了都不告诉你,我也好给你送幅画儿,或者送个花瓶嘛。 ”王勃笑说,语气中带着浅浅的,玩笑似的“责备”。

郑燕看了王勃一眼,却没说话,只是低下了头。

气氛有些沉默。

郑燕一看墙上的挂钟,时间是早上的八点过,这么早,以她对男孩的了解,对方肯定没吃早饭,便问:“你……你饭了吗?”“没呢。 今早六点半起的床,然后开车去新桥堵张雨,又送张雨去上班。

对了,你新家的地址就是张雨告诉我的,是我逼着她说的,你别怪她哈!”王勃说,算是解释了他能找到这地儿的原因。

这时,郑燕的心头才一阵了然,顿时明白了张雨一早把她吵醒的原因。

她见王勃还没吃饭,便说:“家里也没煮饭,要不,我给你下碗面吧?”“那敢情好。 今天起来得太早,昨晚也没怎么吃,你莫说,我还真有点饿了呢。 ”王勃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郑燕让她进屋,还关心他饿不饿,前不久,坐在车里担心了半天的他,那种患得患失,捉摸不定的心情便渐渐的消失了,开始被一种充满希望的憧憬所取代。 “家里的调料不多,也没臊子和老汤,下的面,大概……不会很好吃。

”郑燕站了起来,又说。

王勃微笑着道:“不打紧。 你家又不是开米粉店的,哪里能那么讲究?只要是你煮的,我就感觉很美味。 ”这话说得郑燕的脸微微一红。

女孩瞅了他一眼,低声说:“你先坐一会儿吧。

我先去洗个脸。 ”“好。 ”郑燕洗脸去了。

王勃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隔壁的洗手间很快传来刷牙的声音,水龙头放水的声音,这些声音,平淡无奇,但听在此时王勃的耳中,却让他感觉平和而又温馨。

不久,郑燕去了厨房,开始给王勃烧水下面。 在客厅感觉有点无聊的他便起身走进厨房,看到女孩正弯腰站在水槽边埋头清晰豌豆尖,用来当面的配菜。 “需要我帮忙吗,燕子?”王勃说。 “噢,不用。

你……你坐吧。

待会儿就好。

”郑燕回头,给他递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有几缕发丝粘在嘴角,女孩却恍然未觉。

“别动,燕子。

”王勃快走两步,走到一脸哑然的女孩跟前,轻轻的将黏在女孩嘴角的两三根头发抹下。

郑燕的俏脸先是一红,以为王勃要对她做什么,见对方只是温柔的帮自己抹掉沾在嘴角的头发后,心头的那根一见到男孩后便崩得极紧的弦便一下子松弛了下去。

“谢谢。 ”郑燕把头一低,小声的说了句,缓慢的回头,准备继续洗豌豆尖。

然后,下一刻,她就感到自己身体被人从后面紧紧的抱住了。 男孩将自己的口鼻埋在了她的后颈上,深深的吸气又吐气,喷出的热气让她感觉痒丝丝的。

俄顷,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燕子,别离开我,我真的好想你啊!”——————————————万分感谢“好大的嘴巴”老弟10000起点币的重赏!万分感谢“888自由自在”老弟10000起点币的重赏!多谢两位,感谢感谢!感谢“永夜狗”老弟5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所有订阅,投推荐票和投月票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