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假绵羊,新礼物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大家都很关注闵姜西这次进办公室后出来的状态,没有让众人久等,不过十分八分,焦点人物现身,神情是自然中又带着几分如沐春风,大家一看便了然于心,果然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不是何曼怡拧不过闵姜西,而是先行得罪不起秦佔。

  背靠大树好乘凉的道理,古来有之,读了这么多年书的学霸们又怎会不明白。

  当晚下班,闵姜西跟陆遇迟结伴去了家烤鸭店,包间房门一推,程双已经到了,正拿着手机坐在椅子上跟人客气,说是今晚实在有约,明天请对方吃饭。

  电话挂断,陆遇迟边往里走边道:“稀奇,有生之年还能赶上程总铁公鸡拔毛,受宠若惊,受宠若惊。 ”  程双眼皮一掀,出声回道:“别以为喊我一声程总就能随便拔毛,为什么叫你来,给你个机会请我俩吃饭。

”  挺大的圆桌,陆遇迟寻了个位置坐下,不无意外的道:“我说你都自己开公司当老板的人了,能不能大方点儿,出出血?”  程双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没看我明天要请人吃饭嘛。

”  陆遇迟嘴角一撇,“得,专宰自己人。

”  闵姜西坐下后倒了三杯酸梅汤,一杯留给自己,另两杯转给他们,开口道:“她说请人吃饭就是她花钱?她请客,别人买单还差不多。 ”  程双道:“还是姜西了解我。

”说着,白了眼陆遇迟,“大学白让你跟我混了好几年。 ”  陆遇迟道:“还好意思说呢,自打跟你认识,吃饭花的都是双份儿,我爸妈一直怀疑我有女朋友,关键真有也就算了,占着茅坑不拉屎。

”  程双哼着道:“干嘛跟吃了枪药似的,荷尔蒙失调了?”  闵姜西说:“想挫的人没挫到,宝宝心里委屈,只能冲你撒撒气。

”  程双好奇一打听,这才知道白天先行发生了什么事儿,包间里没外人,她敞开了道:“痛快,憋了这么久,可算是出了口恶气。 ”  陆遇迟说:“有些人就是长了一张牲畜无害的脸。 ”  闵姜西接道:“其实背地里心狠手辣吗?”  陆遇迟赔笑道:“您这是卧薪尝胆。

”  闵姜西淡定的喝了口酸梅汤,出声说:“没资格没本事的时候,不就得憋着。 ”  程双说:“待到十拿九稳,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给小人迎头痛击,让她们尝尝猝不及防又无可奈何的滋味儿,出自闵子兵法。 ”  陆遇迟感慨道:“心疼我自己一肚子刺儿话,愣是没有机会说。 ”  程双道:“你得了,你跟姜西不一样,她是丁恪请来的,你是奔着丁恪来的,别惹事儿,尤其在感情不稳定之前。

”  她刻意加重了‘感情’二字,更是让陆遇迟明目张胆的唉声叹气,“难呐,找个好女人难,找个好男人,难上加难。 ”  对于陆遇迟的性取向,闵姜西跟程双多年以前就知道了,所以不是兔子不吃窝边草,也不是窝边草不够香,而是草压根儿没看上兔子。   闵姜西第一天开工,程双跟陆遇迟比她还紧张,得知一切顺利,这才放下心。

  席间,程双道:“秦佔的面子太大了,光是今天一天,登门的就有五六家公司,都表示愿意深度合作,有些藏不住的,还直说有空叫上闵小姐一起吃饭,搞得我这心又痒又怕。

”  闵姜西说:“不用怕,秦佔给机会,我们才能占到他的便宜,他要是不愿意,你觉得能吗?”  程双忧虑道:“话是这个话,我是怕你……”  闵姜西接道:“不管他是生意人还是小气人,公平的基础上,我会在他需要的地方加倍回报,这样他高兴,我们的日子都跟着好过很多。

”  程双轻声叹气,“可怜你了,好像把亲手养大的小白羊给送到虎口边上了。 ”  闵姜西道:“在老虎身边也比被一帮豺狗惦记强。 ”  陆遇迟从旁补了一句:“更何况还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  秦佔无疑是一尊煞神,攀上容易送走难,但现如今闵姜西的处境,还真就需要这样的一尊煞神帮忙震着,不然不等她建功立业,就得被迫马革裹尸。

  一顿饭临终之际,三人举杯,祝程双新公司纳斯达克敲钟,祝陆遇迟早日掰弯丁恪,祝闵姜西平平安安……乍一听,哪个都是不好完成的心愿。   ……  隔天闵姜西再去公司,同事见面都主动打招呼,有人还问她需不需要带早餐,温暖的像是认识了十年零一个月,苗芸也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难得的没有欠言欠语,仿佛昨天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闵姜西如常给起不来的陆遇迟带了三明治和牛奶,秦家也是如常十点钟派人来接,来到楼下,看到不是秦佔本人,她暗暗松了口气,等到丁恪出差回来,一定要再问问五险一金的事儿。   来到秦家,昌叔礼貌招待,亲自带她上二楼,闵姜西推门往里走,仍旧是挡着窗帘的昏暗客厅,她轻车熟路的来到某房间门口,敲门道:“秦同学,起来了吗?”  让她意外的是,秦嘉定的声音很快传来,“进。

”  闵姜西伸手按下门把手,往前推了半臂距离,房内明亮,秦嘉定也坐在她目光所及之处,手里拿着IPad,一抬眼,看着仍旧小心谨慎站在门外的人,挑衅道:“你怕什么?”  闵姜西勾起唇角,推门往里走,“怕你还没起来。 ”  人已经走进来,没有任何奇奇怪怪的东西,闵姜西很自然的转身要关门,结果这一转身,门口陡然出现一抹身影,她都没看清楚是人是鬼,直觉伸出手,直锁对方喉咙。   触手软绵,她几乎攥成了拳,定睛一瞧,是一个比她略高的僵尸人偶,穿着清朝官府,大白脸,贴的鲜红的舌头,怪渗人的。

  她从头到尾一声没喊,拎着僵尸的脖子,把人偶提起来,转身面向一眨不眨的秦嘉定,出声道:“新礼物?”  秦嘉定目睹了整个经过,慢半拍回道:“你还是女的吗?”  闵姜西随手把僵尸戳在一旁,云淡风轻的道:“我就是抽不出手来,不然直接过肩摔了。

”  这么一说,秦嘉定才看到闵姜西一只手提了个蛋糕大小的盒子,她把盒子放在桌上,招呼他过来,“我也给你带了礼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