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精神疾病康复中心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刘刀工作室的几人围在陈歌身边,没有一个人开口,全都不知道该接什么话。   最后还是刘刀走了出来:“今晚你一定要小心,安全第一,那个精神病院我们白天去转了一圈。

”  “你们去过了?有没有什么发现?”陈歌盯向刘刀,把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

  “我们在外面走了一圈,没敢进去……不过,我在网上帮你弄到了康复中心的建筑图,据说是一位在那里住过的病人绘制的。 ”刘刀打开电脑中的一个文件,里面是一张很粗糙的地图。   “康复中心里一共有三栋楼,紧挨在一起,据说内部相互连接。 ”  “第一和第二病栋住着普通病患,出口开在向阳面;第三病栋比较神秘,是封闭病区,关着一些具有危险性的病人,出口开在背阳的方向。 ”  “你要特别留意这个第三病栋,根据网上那位病患的描述,第三病栋是病院里的禁区,严禁其他病人靠近,一旦发现有普通病区的病人溜进去,就会遭受很痛苦的惩罚。 ”  “要我说你今晚直播就不要去那个第三病栋了,只要放慢节奏,前两个病栋已经足够你探索了。 ”  刘刀把电脑屏幕对准陈歌,让他记下路线。

  “第三病栋很特别吗?你有没有在网上找到更详细的信息?”陈歌盯着电脑屏幕,神色严肃。

  “不算多,但都比较扯,一听就知道是杜撰出来的。 有人说病人在那栋封闭病区里杀了医生,事情过了好几天才被暴露,还有的说那病区里住着的其实不是人,全部是鬼怪。

”刘刀干笑一声:“是不是很假?”  合上电脑,在场几人都发现陈歌身上的气质在发生变化,他似乎在担忧什么。   “调试摄像头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陈歌背起背包,将胸部小型摄像机、手腕微型摄像头、拾音器装好,确定没有问题后,他朝帐篷外走去。

  “你真要是害怕顶不住了就往回跑,还有记得在路上做标记,把我的电话设置成一键拨号。

”刘刀在陈歌身后喊道:“开播前一分钟,我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也能在自己的直播间看到直播画面。 最后我再啰嗦一句,那地方谁也没进去过,说不准藏有什么东西,你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陈歌没想到刘刀会跟他说这么多,停在帐篷门口,当着几人的面把刘刀手机号设置成一键拨号。

  他对几人摆了摆手:“你们晚上就呆在帐篷里,哪也不要去,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来找我,明白吗?”  “可如果……”  “你们负责好后勤就可以了,直播交给我。

”  一人一猫进入密林,黑暗吞没了他们身影。   看着陈歌和白猫离去,帐篷里一直质疑陈歌的李姐双手交叉在胸口,用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嘀咕了一句:“这小子,背影倒是挺帅。 ”  真正要进入尖叫指数三星的场景,陈歌比谁都要紧张,他清楚这地方的危险,更清楚刘刀最后说的那几句话很有可能都是真的。   有些东西并不是病人虚构出来的,可能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才被当成了病人。   按照脑中记下的地图,陈歌来到密林的尽头,一座破旧的连体式建筑出现在眼前。   “这座精神病院占地面积不小啊。 ”一开始陈歌以为是私立病院,想着环境会很差,接纳不了多少病人,真正到了以后他才发现自己错的很离谱。   这座病院被密林包围,出入口只有一个,大门封死,因为水泥墙的阻隔,陈歌暂时看不到更多的东西。

  走到近处,陈歌发现了一些让他不安的东西。   康复中心的水泥围墙上写着很多语句不通顺的话,这些句子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其中必定会带有一个人的名字。

  刚看到的时候,陈歌试着将句子里的人名记住,但后来他发现这些句子太多,人名还很少有重复的,所以就放弃了。   “难道所有病人的名字都写在了围墙上?”他不明白这些句子的意思,只是本能的觉得有点奇怪。   “这些句子肯定不是正常人写出来的,它们想要表达什么?”陈歌看着墙壁,莫名的有些心慌,仿佛那每一句话都是一段诅咒:“白虎,你不要离我太远。

”  也就在没人的时候,陈歌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叫出白猫的名字。

  靠近康复中心后,白猫表现出了明显的敌意,这只对脏东西十分敏感的猫似乎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不要慌,我们身上也有底牌。 ”陈歌扬起了手里双腿被捆的公鸡,顺便把工具锤取出别在腰上。   他没有急着进入里面查看,直到刘刀打来电话。

  “设备运行正常,画面稳定,直播已经开始,你可以通过自己的手机进入直播间查看。 ”  “好的。 ”陈歌登陆平台,首先看到了秦广的直播广告,他点进去看了一眼,秦广和他的团队在暮阳中学外面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似乎是装有直播设备的车冲进了旁边的荒地里。 秦广本人正在直播间里和水友道歉,说刚才他的司机已经看到鬼怪出现,有东西趴在了挡风玻璃上。   “这群人竟然真的跑到了暮阳中学,看来我给他的忠告,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秦广道歉都有四十万人看,还真是不能小视。

”陈歌紧接着又进入了自己的直播间,应该是平台推荐产生了效果,观看人数在短时间内飙升到了两万五千。   直播间画面被分屏,大屏就是他胸口的高清摄像机,画面稳定,画质极高。   左下角还有一个小屏,这个屏幕对应的是他手腕上的腕带摄像头,就好像手表一样,能自由活动,抬起胳膊就能拍到他自己的身体。   “晚上十点,我也该开启直播了。 ”  他把手腕上的摄像头对准自己,看着手机屏幕上飞速滚动的弹幕:“真没想到,我竟然会大晚上去做这么疯狂的事情。 ”  将白猫和背包放在围墙上,陈歌直接翻墙进入了第三精神疾病康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