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 他想死难道不让他死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1

第609章 他想死难道不让他死港岛大亨最新章节

“姓叶的,我跟你说,我一定会找人干掉你!”曹文锦一边被拉走,一边两脚乱蹬发狠话道:“叫他们将你砍成十八块,然后一块块拿去喂狗。

”对于曹文锦的威胁,叶景诚毫不在意,朝另外两人嘲讽道:“两位老人家,有时间就在家里享受一下儿孙福,再不然学习一下养生之道。 就没必要出来抛头露面,搞得现在钱又不赚不到,还让人觉得你们越老越糊涂”“叶景诚,你有种!”赵从衍戟指怒目,留有的最后一分理智告诉他,现在不是找叶景诚算账的时候,最重要是想办法抢救他们的产业,不能真的落到叶景诚手上。 况且这笔账,他们也没能力去跟对方算。 只有向他们身后的圈子求助,或者还有逆转形势的机会,再迟就真的什么都完了。 “浩云,我们走!浩云……”当赵从衍拉董浩云离开时,却发觉对方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而且脸色十分的难看。

噗——不等赵从衍问清楚缘由,董浩云揪着自己的心口,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最后一口鲜血凭空喷洒,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浩云!你怎么样了?浩云!”赵从衍连忙蹲下来查看,他是清楚董浩云患有心脏病,现在肯定是受不住刺激导致的气血攻心,又朝赶来的保安吼道:“还不快点打急救电话。 ”“啧啧啧。 ”叶景诚犹如看戏的站在一旁,目送着董浩云被赶来的医护人员送上担架。

不过以董浩云七老八十的年龄,估计及时送到医院也是凶多吉少。

直到这场闹剧结束,李政平来到叶景诚身边,汇报道:“叶生,资料显示,本地资金的沽盘下跌了八成,买盘一直上升,估计再没有人操控股市,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嗯。

”叶景诚始终保持一份淡然,下达新指令道:“最大量沽空这三只股票。

”“这……”曹人超不是不理解叶景诚的想法,而是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毫无疑问叶景诚刚才推高股价,可以说是救股民于水火之中。 但是这一转身,又准备把这些股民推入火坑?这样做跟赵从衍三人有什么区别?一样是打算从小股民身上榨取一笔。 李政平倒没太大反应,原本他就是一名投机者,只会考虑自己的得益多与少,而不是小股民的生死。

“你们是知道我计划的人,以我们目前掌握的资金,想要灵活运用仍有所不足。 另外,也容易受制于巴菲特。 ”叶景诚教训道。

巴菲特跟叶景诚会面的当天就回去做准备,除了针对这个计划设一个布局,其次就是以个人名义筹备一笔庞大的资金。 叶景诚估计这个数目不会低于二十亿美元,而他手上的资金折合不过十亿美元,仅有对方的半数。 就算李嘉成那边能拉到一笔资金,加起来也不可能超过十五亿美元。

在这样的劣势底下,巴菲特也有理由反客为主,叶景诚也不愿意陷入被动。

为了填补两者之间的差距,他至少要在港岛的股市多筹集5亿美元,既近五十亿的港币。 收拾了赵从衍三个人,只是缩减这个数目的五分之二,另外的五分之三,唯有从股民身上搜刮。

“马上沽货。

”李政平毫不犹豫的执行任务,曹人超稍作迟疑也加入工作,违抗雇主的指令只会显得他不够专业。

看着曹人超的反应,叶景诚若有所思。 如果不是手下实在缺人,他也不会让曹人超加入这一次行动。 曹人超有原则的性格,注定给不了叶景诚足够的信任。 加上他的能力主要表现在投资理财以及企业管理,股市方面的投机远不如李政平,甚至比不上一些稍微专业的人士。 所以在接下来的计划中,他充其量是负责一些电话的联系,知道的内情也没有李政平全面。

如果有适合的人选,叶景诚会毫不犹豫替换了他。

在第一节交易时间结束之后,股票交易市场传出一片哀嚎遍地。

原本随着大多数沽空港股的买手离场,港股的形势马上呈全面飘红的迹象,很多股民见状便想乘一趟顺风车。

没想到他们刚办完买卖手续,股价再次出现倾泻的现象,而且回落速度远快于前几次。

他们刚买回来的股票,变成了一张张的废纸。 更有受不住刺激的股民,直接攀上大楼一跃而下。 ……与此同时,‘大玩家’的成员再一次聚首。

“我早说了这个小子不能留,现在不止给他过了一道,连浩云也他心脏病发而死。

”会议席上,依然是罗文灏跳得最欢。

在他们接到董浩云被送进急救室的消息,全然放下手中的事齐聚在这里。 五分钟前,又一个电话打了过来,这一次却传来董浩云的死讯。

诚然,董浩云本身患有心脏病就是一个风险,但如果不是有叶景诚这道导火索牵引,他又怎么会中途病发而后抢救无效,所以一切的责任尽归叶景诚身上。

“你还好意思说,如果不是你逼人太甚,说不定他今日的选择是加入我们,而不是跟我们对着干。

”末了,何世俭又补了一句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罗文灏将责任尽推叶景诚身上,这一点无可厚非,但他是不是也应该检讨一下?当初代表‘大玩家’圈子去试探叶景诚,罗文灏坐下来话还没说几句,就跟对方翻脸更是拿资历来贬低对方,换成任何一个人都咽不下这口恶气。 何况叶景诚本就是一个有本事的人,年少发迹注定他的脾性要比李嘉成等人更冲,属于典型的受软不受硬。 罗文灏一说话就把人得罪,难道还想对方委曲求全?凭你罗文灏那几份‘薄面’,人家不给你又怎么样?这件事如果不是李嘉成事后的告密,何世俭都要被罗文灏蒙在鼓里。 明明有很大余地的一件事,偏偏给罗文灏搞得完全翻脸,这样还不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罗文灏登时萎了下来,于公于私他都不敢去反驳。

不过在坐下之后,他恶狠狠的睄了李嘉成一眼。 如果不是后者的告密,他也不用承担这番责骂。

李嘉成撇过头当没看到,他把这件事告诉何世俭,无非就是博取对方的信任,只要能够达到目的,招惹一个罗文灏又如何?“你说怎么办?”何世俭没好气的发问道。 何世俭罗文灏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愈发觉得这个人无药可救。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罗文灏终归是圈子中的人,跟何家还有一层联亲的关系。 即使是有错在先,他们的枪口仍然要一致对外。 何世俭眼露凶光道:“他想死难道不让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