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浅浅些许寒,相思深深人缱倦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08

东风浅浅些许寒,相思深深人缱倦

  东风,飘飘渺渺,缭绕在树梢,缱绻在草尖;东风,浅浅幽幽,融化了小溪,翩跹了鸟雀,斑驳了几何浪漫情思。

相思,真真切切,回旋在脑海,纠结在心头;相思,深深重重,紧锁了双眉,羸弱了躯体,落寂了几多旖旎苦衷。   东风昏黄,依稀着我的思路······  东风,并不怎么温柔,也不怎么送暖,只是有些许清寒、酷寒,然则却无法阻止光阴的循环,季候的推移;相思,不怎么甜美,也不怎么,只是有些许缱倦、落寂,然则却无法扣留情绪的沦亡,痴爱的港湾。

  我曾记得昔人说过,二月东风似铰剪。

既然神奇的东风可以使花舞霓裳,杨柳青青,为什么却剪不绝侃乐我的悠悠情思和扎破我的千结心网?  东风,浅浅,依然只是些许清寒;相思,深深,依然只是难受缱倦。   心中豁然爽朗,大白了一个情字就是侃乐我最大的天敌。 然则洞悉了又如何?照旧放不下对你的万般眷恋,走不出对你的依依相思······  :1575745927  浅浅的金风抽丰,应该是从唐诗宋词中走出,不然怎么会云云勾起人的万般情思;怎么会云云令人多愁善感!深深的相思,应该是从四书五经中衍生,不然怎么会云云引起人痴癫缱倦;怎么会云云令人寝食难安!  我终于知道了:从关关雎鸠起,尘寰中的痴男怨女在厚地高天中就注定无路可逃。

千古情劫,是任何打仗者都难以挣脱、欲罢不能。

李清照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就充实声名白统统。

难怪佛申饬我们:错错错,一声情太多。

  似水流年,并不能冲淡淡淡金风抽丰下那段风起云涌的影象;年华变迁,也并不能消失融融秋全国那段铭肌镂骨的情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