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十年效忠不抵做人良心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楚晋行生日当晚饭局上的人,有一多半都不在深城工作,是当天特地来的深城,他生日过后马上就走了,听完江东的话,楚晋行找机会又在深城聚了一次,这一次都是深城本地的朋友。

  饭后还有其他活动,大家都知道楚晋行不喜欢声色场合,故而不拦着他走,剩下的人一起出去玩,当晚都住在酒店。   楚晋行早就私下里跟夜店打好了招呼,隔天就从各个女公关嘴里听到,谁有没有什么特殊癖好,得到的结果是,大多数都挺正常,也有些喜欢cosplay或者皮鞭小蜡烛。

  排除了深城圈,外地的只能挨个找机会试,浪费了几天时间,楚晋行终于得到一个消息,海城那边有个女公关说,她服务的客人喜欢给人下药,而这个人,是张博。

  一次可能是偶然,楚晋行耐着性子又试了一次,结果张博不是一时兴起,他是对这种手段很迷恋。

  在楚晋行这儿再一再二已是极致,他给张博打了个电话,叫人来深城一趟。   张博还纳闷儿,电话里问:“什么事儿这么急?”  楚晋行道:“你过来,当面说。 ”  张博笑道:“别搞得这么严肃,你先告诉我是升职还是降职?”  他到这会儿还在开玩笑,完全没意识到最近睡了两个女公关,睡出了大篓子。   从海城飞来深城,张博跟楚晋行碰了头,惯常随意的问:“说吧,什么事儿特别把我叫过来面谈?”  楚晋行神色如常,如常的淡漠,出声问:“我生日那天,你有没有对闵姜西做过什么?”  张博脸上的笑意有片刻的尴尬,随后满眼意外,“美女小学妹,你怎么突然提起她了?那天是我跟她第一次见面,大家都在,我能对她做什么?”  楚晋行一言不发,他是平常状态下的淡漠,还是因为什么事不高兴的冷淡,张博一眼就看得出来,此时此刻,明显是后者。   张博不由得直了直坐姿,好整以暇的问道:“闵姜西出什么事了?”  楚晋行薄唇一动,“她被人下了药。

”  张博瞪眼,“什么时候,是在咱们的饭局上吗?”  楚晋行不置可否,张博又说:“你这么看着我干嘛,你不会以为是我做的吧?”  “这种事儿可开不了玩笑,你怎么会想到我头上?我去之前都不知道局上还有谁,而且你们都在,闵姜西又是先走的……不是,你说句话行不行,搞得我很慌张。 ”  楚晋行面色很淡,开口道:“你有这方面的癖好。 ”  张博跟楚晋行四目相对,嘴唇几乎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片刻过后,他声音很轻,“什么意思?”  楚晋行说:“你有给人下药的癖好。 ”  张博一眨不眨,“你查我?”  楚晋行道:“你最近跟两个公关在一起,都用了药,以前用没用过,我不想查。 ”  张博当场翻脸,“你这还叫不想查?!”  说罢,不待楚晋行应声,他直接唇角勾勒出冷笑,“楚晋行,我跟你认识多少年了,你竟然找人在背地里查我?”  楚晋行面色不改,“我就问你一句,闵姜西的药是不是你下的。

”  张博甩脸子,想都不想,“不是。

”  楚晋行雷打不动,“你知道我能查得出来。 ”  张博咻的看向楚晋行,冷着脸,“你想干什么?按着头逼我认罪?”  楚晋行说:“我要真话。

”  张博跟楚晋行认识快十年,怎会不知道他的倔脾气,那是个不跳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主。

  两人针锋相对片刻,张博索性点了头,“行,你想要真话,我就告诉你真话,是我,你想怎么样?”  楚晋行沉默片刻,“理由?”  张博道:“好玩。

”  楚晋行冷着脸,半晌不说话。

  张博刚开始也憋气,气着气着化作无奈,转头对楚晋行说:“我也不知道她当晚会走,我本想给你留着的,那天你也看见了,我拦了半天,你一句话就把人给放走了……”  楚晋行满眼冷色,开口问:“你到现在都不觉着自己做错了什么?”  张博蹙眉,似是懊恼,不答反问道:“她是不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想的,谁知道肥水会流到外人田。 ”  话音落下,楚晋行忽然抄起面前的文件夹,直接甩到张博脸上,张博始料未及,迎面砸中,文件夹本身不沉,奈何边角锋利,他只觉得额头一凉,惊着伸手去摸,指尖瞬间沾染了一条血迹。   他不说话了,甚至不敢抬眼去看桌子对面的楚晋行。

  楚晋行是真动气了。

  “你在外面花钱怎么玩儿我管不着,现在动手动到我面前来。

”  张博被文件夹砸的怒意全无,小心翼翼的抬眼打量楚晋行的面色,试探性的问:“你喜欢闵姜西?”  楚晋行说:“我不喜欢,你就可以随便给人下药?”  张博垂下视线,遮挡住眼底不服气的神情,张嘴说着违心的话,“这次是我不好,以后不会了。

”  “没有以后。

”楚晋行的声音从对面传来。   张博抬起头,“……没有以后是什么意思?”  楚晋行说:“我没办法再跟你一起工作。

”  闻言,张博神色脸色俱变,直直的盯着楚晋行,问:“你在跟我说气话?”  楚晋行别开视线,从抽屉中拿出一张纸,那是打印好的辞呈。   将薄薄的纸递到张博面前,楚晋行说:“我不开除你,你自己申请离职。 ”  张博低头看了看辞呈,又抬眼看了看楚晋行,表情是惊讶过后的面无表情,“你开玩笑吗?”  “没有。

”  眉头一蹙,张博道:“从大学到现在,我跟你认识快十年了,你现在为了一个女人要开除我?”  张博自己都不信,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楚晋行身边的得力干将,事实上外界也都这么认为,如今他已经做到一城分公司一把的位置,楚晋行能说开就开?  楚晋行脸上的怒意已经消散,化作日常的淡薄,开口说:“我不是为了一个女人要开除你,我是为了自己的良心,也为了公司日后的发展,我们认识快十年,这些年你也帮了我很多,能给你的我一样都不会少,包括你在外的脸面和荣誉。

”  楚晋行一旦决定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张博一看他是动了真格的,从震惊平静改为慌乱,“晋行,我拿你当兄弟才跟你实话实说,你给我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