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故事] 钥匙老人 情感倾向分析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8

[海外故事] 钥匙老人 情感倾向分析

  小池真理子,日本小说家,其文字充满感性,风格独特,引人入胜,在日本推理小说界,素有天下第一品的说法,代表作有《妻子的女友们》《恋》《欲望》等。

    与平今年七十二岁,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这天,他独自去医院,等了近两个小时,可医生三分钟就把他给打发了。     医生反复强调:这是衰老现象,你应该忍耐一点。     走出医院时快中午了,与平不太想回家,因为家里没人在等他。

    与平现在跟女儿直子住在一起。

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都远嫁他乡,只有最宠爱的小女儿直子还在身边。

直子年幼时总喜欢把巧克力送到与平嘴边,说:爸爸,吃……好吃吗?那时的与平觉得满嘴都弥漫着甜味。     老伴去世后,直子提出让与平跟她一起住,与平当时也感到一阵惊喜,心中很是欣慰。     直子卖掉了与平的房子,用那笔钱给自己和丈夫买了一套新房,与平住的是其中最小的房间。

与平想在阳台上种些花草,直子拒绝了;与平要求在自己的房间里铺榻榻米,直子却坚持铺木地板……如果只是生活上的不便倒也罢了,更难以忍受的是孤独和耻辱。

    直子夫妇平时都要工作,不到晚上不回来,有时下班后还在外面看个电影吃个饭,回来得就更晚了。

有一次,与平出门时不小心搞丢了钥匙,只能在门外等到十点多。

直子回来把与平狠狠批评了一通: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已经老了,应该把钥匙挂在脖子上!    想到这里,与平摸摸胸前,确认了钥匙还在衬衫里面。     与平决定中午回家煮荞麦面吃,晚上去三上吃饭。

三上是一家很小的餐馆,食物也很便宜,与平有时实在无法忍受独自用餐的孤独,会去那里坐坐。 与平的退休金都由直子控制,直子给他的零花钱,只够偶尔去三上坐坐。     与平在楼下遇到了邻居绘理,她是个十分淳朴的姑娘,刚搬来小区两个月,他们之前有过几次闲谈。

绘理主动打招呼道:老伯,您是出去散步了吗?    与平照实回答:不是,刚去了趟医院,最近腰有些痛。

    绘理当过护士,她认真地给与平提了一些治腰痛的建议,然后问:老伯,您吃过午饭了吗?    还没有。

    我们一起吃吧?我打算煮荞麦面,可以多煮一些。

绘理边说边拉着与平去自己租的房子里。

    一进屋,一条白色的狗就缠在与平的脚边。

    它叫桃桃,绘理介绍道,它很老了,如果换算成人的年龄,相当于九十岁左右。 您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养狗啊,房东知道的话,我会被撵走的。

    与平点头答应,一边逗狗,一边问:绘理,你做什么工作?    绘理说: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心思工作。     与平看着绘理,不知道是否应该继续问。     绘理继续说:我之前认识一个男人,他向我求过婚。 为了能跟他一起生活,我辞掉了护士的工作,租了这里的房子,花光自己的积蓄为他买了车,还准备了去见我父母时穿的衣服。

没想到,他突然提出要跟我分手,说有更喜欢的女生。 后来才知道,他一直有不少女朋友。 当我知道被他欺骗之后,打算寻死。 我跑回老家,从父亲的工厂里偷了一些氰化钾,想带着桃桃一死了之,可我又害怕死不掉,偷来的药仍原封不动。

这些日子,一直只有桃桃陪伴着我。     与平惊呆了,他大声说:把那种东西马上扔掉!    這时,绘理笑着说:事情都过去了,我已经恢复过来了。 对了老伯,我可以拜托您一件事吗?    绘理告诉与平,她想一个人去旅游三四天,跟过去做个告别,想请与平替她照管桃桃。 您只要一天来一次,看看它,喂喂它,打扫一下粪便。

我把备用钥匙给您。     与平满面笑容地点点头,说:完全可以。     吃完面后,与平接过了绘理的备用钥匙,小心地装在钱包里。 绘理送与平到电梯口,两人微笑着挥手告别。     绘理第二天一早就出门了。     与平吃过午饭后没多久,就准备去陪桃桃玩玩。 等他走到绘理家门前,掏出裤兜里的钱包,却怎么也找不到钥匙。     与平想,钥匙可能掉在自己的房间了,又返回到自己家,他把每个角落都找遍了,仍没找到钥匙。

    绘理住的是三楼,所以想从阳台进去是不可能的。

可备用钥匙找不到了,绘理要三天后才能回来,还有哪里能找到钥匙?找房东?不行,如果房东过来帮他开门,门一开,桃桃就会蹿过来。 绘理说过,房东不允许她养狗,房东看到桃桃,一定会把她撵走的。     与平也不想向直子求助,直子要是知道他多管闲事,一定会骂他,最终可能还是要找到房东。

    难道真的只能等绘理三天后回来?桃桃已经很老了,不可能撑那么久……总不能找个小偷把锁撬开吧?忽然,与平的脑海里闪过一个奇怪的念头,他觉得,找个小偷把锁撬开是唯一的办法。

    与平想到在三上遇到过一个姓锅岛的人。

那是个五十来岁的男人,成天吹嘘自己是开锁的专家,因为这事他好像还被警方处理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