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欲加之罪,借题发挥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约好了八点,秦佔七点四十几就到了,夜店经理和楼上妈妈桑大佛似的供着,生怕怠慢了。

  秦佔让妈妈桑安排了一些女公关,说是今天算他的局,请华子和他朋友。

  不明所以的人还以为是华子面子大,就连他朋友都忍不住说:“原来你跟秦先生关系这么好,藏的够深的。 ”  华子心照不宣,哪儿是为了他来的,不过就是顺水推舟。

  包间里有男有女,欢声笑语,中途有人敲门进来,是拿着红酒的栾小刁,酒是六位数的酒,人是传言中七位数的人。   栾小刁可不是一般人的一般局就能请到的,她在深城很出名,是某些男人身份的象征,男人嘛,家缠万贯不如美女相伴。   栾小刁不是秦佔叫来的,她是自己主动来的,进门后笑着跟秦佔打招呼,“二少。

”  秦佔眼皮一掀,看了她一眼,栾小刁走近,笑着跟华子和他朋友颔首,随后对秦佔说:“前几天有朋友送了一瓶酒,知道您过来,给您添一杯。

”  华子以前在其他场合见过栾小刁,搭腔道:“栾小姐有心了。 ”  栾小刁开了红酒,蹲下来先给秦佔倒了一杯,嘴上回道:“应该的,二少平时对我们都很照顾。 ”  说话是一门技术活,照顾一个人和照顾一帮人不同,栾小刁没有趁机说照顾她,而是说照顾所有人,既给了大家面子,也不会让人觉得心机,关键聪明人还会赞她会讲话。   酒倒完,还是没等到秦佔留人,栾小刁隐着眼底的失落,起身道:“二少,那你们好好玩,我不耽误大家了。 ”  她冲着另外两人笑着点头,转身往外走。 华子跟他朋友全都偷瞄栾小刁的背影,暗道这样的尤物,秦佔怎么眼皮子都不挑一下。   栾小刁来到门口,刚一拉门,正巧外面有人推门而入,两人走了个对脸儿,男人险些没把栾小刁撞到,定睛一瞧,男人笑了,“我道是谁呢,这不刁刁嘛。 ”  门口的人正是骆兆原,栾小刁莞尔一笑,“骆先生。 ”  骆兆原说:“你怎么在这?”  他往包间内瞄了一眼,奈何里面黑咕隆咚,他没有看到秦佔,栾小刁也没提,只说了句:“过来送瓶酒。

”  骆兆原心花怒放,“知道今天我的局,故意给我面子?”  栾小刁笑说:“您好好玩,我先出去了。

”  骆兆原看上栾小刁不是一天两天,每次见面都会主动献殷勤,奈何栾小刁对他不冷不热,今天突然送上门,骆兆原哪有轻易放她走的道理,不仅不让路,还去抓她手臂,“走,进去坐一会。

”  栾小刁明显的往后一躲,还是架不住骆兆原霸王硬上弓,硬是拉着她进了包间,第一眼看到沙发上的华子朋友,笑着道:“成总,比我来得还早?”  男人笑着点点头,骆兆原又对一旁的华子点头,一边往沙发处走,一边眯眼对隐匿在暗处的身影道:“这是哪位?”  秦佔伸手拿了根烟,身旁的女公关替他打火,一簇小小的火苗在面前出现,瞬间照亮他挺立的眉眼。

  骆兆原当场愣在原地,火苗稍纵即逝,取而代之的是烟头上的点点光亮,某人靠在沙发上,自报家门:“秦佔。 ”  骆兆原脸都黑了,动了动嘴唇,硬着头皮叫了声:“二少。

”  秦佔自顾自的抽烟,没有出声,整个包间里鸦雀无声,就连华子朋友都觉察出不对劲儿来,偷偷给华子使眼色,华子微微摇头,表示掺和不起。

  短暂的沉默于骆兆原而言,也犹如漫长的凌迟,眼看着没有台阶下,他只能自己出声说:“不知道二少在,我先走了。 ”  三十六计,他想的够贼,秦佔说:“来都来了,坐会吧。 ”  骆兆原头皮发麻,刚开始不晓得哪里惹到秦佔,但看到华子二人,大抵猜到可能是因为中午饭桌上的那番话,因为闵姜西。

  “二少,有什么话您直说吧。

”  骆兆原不敢坐,主要是怕坐下就起不来。

  秦佔的脸完全在暗处,看不见神情,只听得他开口说:“不给我面子?”  骆兆原后脊梁发凉,理智告诉他现在最好拔腿就跑,可有这个心也没这个胆,他只能努力赔笑,随后坐在了秦佔对面。

  秦佔瞥了眼站在一旁的栾小刁,问骆兆原,“你喜欢她?”  骆兆原本能的喉咙一哽,没回上来。

  秦佔朝着栾小刁动了动下巴,栾小刁迟疑片刻,走到骆兆原身旁坐下。

  骆兆原想死的心都有,秦佔的所作所为就像是给死刑犯的最后一顿美餐,吃完,就上路。   秦佔嘴里叼着烟,把自己面前的红酒给了骆兆原,又自己倒了一杯,抬起手。   骆兆原低声道:“二少,我……”  “嘘。 ”  秦佔一个字,让骆兆原闭嘴,对面是拿着红酒杯的秦佔,骆兆原缓缓举起自己面前的杯子,这会儿已经放弃了抵抗,爱怎么样怎么样吧。

  秦佔嫌他磨叽,主动上去跟他碰了下杯,随后一饮而尽,骆兆原慢半拍仰起头,喝酒的时候严重怀疑,秦佔是不是在他的杯子里面下了毒。

  见骆兆原把酒喝完,秦佔终于开了金口,缓缓道:“本该坐在我身边的人,现在坐在你身边,别人给我敬的酒,你也偏要来喝上一口,几个意思啊,我的人和东西你偏要抢呗?”  骆兆原一脸懵逼,人不是他让坐的,酒也不是他要喝的,秦佔这不欲加之罪嘛。

  “没有……”  “没有?我说有,你说没有。

”秦佔笑了,笑得特别无奈,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在深城,向来都是他秦佔说什么是什么,骆兆原竟然敢跟他唱反调。

  骆兆原也是后知后觉,匆忙解释,“二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秦佔对他招手,示意他凑近,骆兆原本能的想躲,可是不敢,只能硬生生违心的逼着自己倾身向前。   秦佔伸出手,拍了下他的脸,一下,两下,三下,由轻到重,后面直接是‘啪啪’的声响。

  一边拍还一边问,“跟我抢人?跟我抢东西?我的你都敢想,嗯?”  骆兆原的脸几下就被打麻了,关键比起肉体的痛感,自尊心的损伤更是无法言喻,当着合作伙伴的面儿,当着夜店公关的面儿,当着栾小刁的面儿,他杀人的心都有。   奈何对面的是秦佔,他明知秦佔是借题发挥,只能垂着头道:“对不起二少,我喝多了。 ”  秦佔停下扇巴掌的动作,“才一杯就喝多了?”  骆兆原不出声,秦佔拿起一旁刚开的红酒,顺着骆兆原的后脖颈往下灌,这是羞辱,赤裸裸的羞辱,看得满屋子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本以为酒倒没了,他气也就消了,谁料秦佔反手就将空酒瓶子砸在骆兆原的脑袋上。

  玻璃片四溅,吓得有些女人惊呼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