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喝,不醉不归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韵贵妃显然没有想到孤飞燕会这么回她的话,她那表情分明是错愕的。

  而在场众人也都意外,包括君瀚引,就独独程亦飞嘴角勾着不羁的笑,很高兴。   孤飞燕的嘴角也是勾着的,一脸无害。

  她不知道韵贵妃想耍什么阴招,但是,在台面上的刁难,她绝对是不吃亏的,来一个还她一个。

  韵贵妃错愕跪错愕,很快就缓过神来。 她没让孤飞燕平身,而是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故作思索,不出声。   孤飞燕就又道,“贵妃娘娘,您好好想想,那天晚上您还给皇上送了一杯当归茶。 ”  这下,韵贵妃不仅是错愕,而是惊恐了。

  她并不知晓皇上病情的真相,生怕孤飞燕将那天晚上她害皇上吐血的事情捅出来,损了自己的颜面,落入笑话。   她不再刁难了,急急说,“本宫想起来了,孤药女平身吧”  “谢谢贵妃娘娘!”  孤飞燕开心地平身,这才同君瀚引福身,道贺,送上礼物。

  当着众人面,君瀚引那叫一个高冷清高,只点了点头,道,“平身,入席吧。 ”  他说要跟程亦飞抢女人,那是私下的事。 他在父皇那都扯谎了,最近这些流言蜚语,他也是不认的!  他怎么都没想到韵贵妃会替她邀孤飞燕,而且是先送了邀请函,再告知他。

说什么要帮忙撮合孤飞燕和他的铁哥们。   如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当着程亦飞的面,他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孤飞燕了!  他若撮合,一来伤了孤飞燕的心,二来引起程亦飞的狐疑;他若不撮合,又让在场众人怎么看?事情若传到父皇耳朵里去,父皇又会怎么看他。

  这进退两难,真真是该死!  君瀚引转头朝韵贵妃看去,眼底忍不住闪过了一抹恨意。   孤飞燕一边琢磨着君瀚引的立场,一边转身要往后头走。 这时候,程亦飞却出声了,“小药女,过来,本将军这儿给你留位置了。

”  孤飞燕心下暗怼,这家伙,安安静静看戏不挺好的吗?凑什么热闹呀?  她原本不打算理睬的,可是,转念一想,立马就乐了。   她答道,“奴婢不过是个药女,能得八皇子邀请,已是三生有幸,又如何敢放肆,同程大将军同坐。 ”  她说着,特意转身朝君瀚引福身,“八殿下,程大将军这是折煞了奴婢,您也不拦拦。 ”  这话一出,全场便安静了下来,就连韵贵妃也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要知道,虽然众人都听说了八皇子要跟程亦飞抢女人的流言,但是,都是不怎么相信的。

今日见孤飞燕来,众人也当是八皇子为了帮程亦飞才邀孤飞燕的。   可如今见孤飞燕会这么对八皇子说话,大家便都意识到事情可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子了!  此时此刻,君瀚引的后背冷汗直流,他都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孤飞燕等着,心下窃笑。

韵贵妃想刁难她,倒是给了她机会揭君瀚引虚伪的面具。 她倒要看看,君瀚引在众人面前,和程亦飞面前,会如何表现!  程亦飞全然不知道这里头的厉害关系,他以为邀孤飞燕的是君瀚引,并不知道是韵贵妃。

  此时,他也看着君瀚引,等他说话。

他心里头还在抱怨,八殿下既然都邀了人,也不给安排个前面点的位置。 小药女要是坐到后面去,多没意思呀!  就这样,偌大的太极殿,陷入了一片寂静。

  君瀚引终究还是见过风浪的,他慌虽慌,却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他什么都不解释,训斥起一旁的太监,“怎么办事的!还速速给孤药女加座!”  这话,巧了。

  不表态度,只让加座。

至于加在哪里,就得由太监去琢磨了。 而太监最后把位置加在何处,又不能完全代表他的意思。   孤飞燕虽然很鄙视君瀚引,却也在心里头赞了他一把。

  宫里的太监,都是成精人,就算捉摸不透主子的意思,也不会把事情办得太糟糕。

座椅很快就被送上来,就加在程亦飞和君瀚引中间的空位上。

  这个安排,程亦飞还是颇为满意的,而君瀚引心里头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孤飞燕不再刁难君瀚引,她福身谢恩,立马就入座。   虽然没把君瀚引逼出原形来,至少,今日君瀚引模糊不清的态度,足以令在场众人起疑心了。

  她就不相信,这事传到天武皇帝那去,天武皇帝还坐得住!  韵贵妃瞧了瞧君瀚引,又瞧了瞧程亦飞,只觉得有些不对劲,只是,她也没有多想。

  她今日什么都不管,她今日的目标是孤飞燕!  她一声令下,早就准备好的宫女们便鱼贯而出,送上佳肴美酒。   君瀚引在人前本就话少,加上如今进退两难的境地,他更是不想说话了。

他主动去敬了几位皇兄的酒后,就不动了。

  程亦飞却像个没心没肺的人,特别高兴,上去敬了君瀚引好几杯,最后索性不用杯子,整坛酒拿起来干!  “好!程大将军果然是条汉子!”  “来,程大将军,在下陪你!”  “呵呵,本皇子也来!”  ……  很快,几位皇子和世家子弟们就跟程亦飞喝开了,君瀚引虽然话不多,却也奉陪到底。   孤飞燕想提醒程亦飞悠着点,顾着胃,可最后还是没作声。 她着实明白不了程亦飞这个人,好兄弟跟他争女人,他还能跟好兄弟那么开心喝酒,这家伙到底是肆意豁达,还是缺根筋呀!  这边一群人正闹着,另一边,大皇子和怀宁公主却都很低调。

  怀宁公主一直埋头在吃菜。 而大皇子对于别人敬来的酒,大多是拒绝的,似乎不怎么想喝。 而韵贵妃压根滴酒不沾,正慢条斯理用膳。   不对劲呀!  孤飞燕一直留心着他们,她正纳闷着,一个世家公子突然将一坛酒放到她面前来,随即将程亦飞拉过来,醉醺醺地说,“程大将军,听说要嫁入你们程家,首先酒量得好!呵呵,今儿个咱们就先试试孤药女的酒量!”  这什么跟什么呀!  孤飞燕立马起身,同他们拉开距离。 她不讨厌喝醉的人,但是,特别讨厌醉了酒品不好的人!  哪知道,程亦飞已经醉了,他朝她递来酒坛子,“喝,不醉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