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我知道画藏在哪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此次新增的商品中有很多都和阵法有关,这让我感到疑惑。   依稀记得上次直播结束时,商品目录里多出了很多关于解梦、造梦的书籍,而我后来经历的直播正好和梦境有关。   那这一次商品目录中出现阵法,是不是就预示着下一次直播我会遇到邪阵?  “阵法和造梦秘术一样,都是凡俗很难接触到的东西,该如何选择还是和刘瞎子商量过后再决定吧。

”  我将手机塞进黑色皮箱,这一次梦中直播虽然惊险刺激、步步杀机,但我现实中的肉体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最多只是觉得有些疲惫罢了。   离开静樱疗养院,我先带着樱子去看了场电影,然后把她送回蓝调酒吧。   到了酒吧自然免不了被鬼束绫香一顿教育,这个美艳御姐生起气来还是蛮可怕的。   仓皇逃走,回到汀棠路,我开了店门脱掉上衣,倒头就睡,直到中午才被白起弄醒。   “怎么了?”  看着白起幽怨的眼神,我这才注意到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铁凝香?”  虽然我不介意自己的睡姿被这位大美女观看,但二楼卧室里还藏有关于阴间秀场的直播笔记,以及黄家的委托等等不能见光的东西。   我从床上跳起:“你怎么来了?”  “怎么?不欢迎吗?”铁凝香没穿警服,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还是说你这里藏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东西?”  “切,我高健行的端坐得正,身斜不怕影子歪……喂!别动我东西!”  衣服都顾不上穿,我急匆匆下床拦住铁凝香,她应该是出于好意想要捡起我随便乱扔的衣服,结果手一抖衣服口袋里掉出了一本封面鲜艳的小册子:“这是什么东西?”  说实话我也有些懵逼,自己从来都不记得什么时候往口袋里塞过这东西。   等等,这不是梦境中郭君杰哥哥看的那本成人杂志吗?它怎么会被我带出梦境?!  难道我昨晚的有些经历并不是梦?还是说造梦之术大成以后能够无中生有?  思绪万千的我根本没有注意到铁凝香此时精彩的表情,她随手翻看了两页,脸颊染上红晕,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把书扔到我面前:“高健,我真想不到你还有这种嗜好,五年前发行的杂志你都能保存的一点褶皱没有,你是有多喜欢这本书啊!”  铁警官羞红了脸扭头就走,我看着扔在自己脚下摊开的书页,一个萌萌的猫耳娘正摆出极尽诱惑的姿势,身上也不知道涂着的是奶油还是奶酪,看起来亮晶晶的差点亮瞎了我的眼。   “お兄ちゃん,どこが食べたいですか(哥哥,你想吃哪里呢)?”  “讲道理,这本书真不是我的啊!”  我披上衣服赶紧追了出去,屋子里就剩下白起蹲在摊开的书页旁边,它歪着头打量着书里的女人,还伸出爪子拨弄了两下:“汪汪!”  铁凝香今天来找我应该是有事要商量,下了楼以后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有些不自在的站在小店中间。   我跑下楼后先是倒了两杯茶,然后软磨硬泡、东拉西扯,总算是转移了她的注意力。

  “这么说来,你早就出院了?”听了我昨晚的经历,铁凝香有些惊讶:“你受了那么重的伤别勉强自己,身体要紧。 ”  “你别说我,你怎么也出院了?”我双手捧着茶杯,在我印象中铁凝香当时伤的很重。

  “我命硬,从小就是这样,受了伤很快就会好。

”铁凝香不以为意,她并不知道这就是命带将星之人的特质,福祸相依,但却能一路高歌猛进。

  “那就好,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我吹了吹茶叶,喝下一口热茶。   “也没什么大事。

”铁凝香很少见的扭捏了一下:“就是我爸妈想见见你。

”  “噗!”一口热茶喷出,我剧烈咳嗽起来。   “你这么大反应干什么?”铁凝香过来轻轻拍着我后背:“你别多想了,我爸妈就是想谢谢你,在医院的时候我把你救依依的事情也给他们说了,你对我们有恩,请你吃顿饭也是应该的。 ”  “我能拒绝吗?”我苦着一张脸,这要是被铁凝香父母看到我就是那个“走错房门”的迷糊小哥,是不是有些尴尬:“救你们都是顺手而为,吃饭就算了吧。 ”  “家宴而已,我妈都买好菜了。 ”铁凝香语气很少见的软了下来,让人很难拒绝。

  “那行吧。 ”  “晚上七点我开车来接你,不见不散。 ”铁凝香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来,面带笑容走出小店。   点燃一根劣质香烟,我目送她离开,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对不对?牵扯的越深,失去时也就越痛苦,如果有一天我直播失败了,她还会记得我吗?  距离天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本来打算先去找刘瞎子商量兑换阵法的事情,但一想到天乙贵人乃双面佛急需之物,我又改变了注意,带着白起前往乾鼎药业。   下午两点钟,张秘书才把我带到黄伯元办公室里,这位老董一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想要偷个十几分钟的闲都很难。   “你来干什么?黄冠行的死因查明了吗?”处理着桌子上厚厚的文件,黄伯元取下眼镜,揉了揉眼眶:“不服老不行了,才看三个小时,眼就花了。

”  他虽然一头黑发,但全都是染得,和二十年前相比,他真的老了。   “黄董事,杀死令公子的凶手我已经能够确定,定是双面佛无疑。 ”  黄伯元对我的答案不太满意,他抬手让张秘书给他泡了一杯上好的茶叶:“我找你来调查,可不是为了这么个笼统的答案,我要确定是具体某一个人。 ”  “虽然过程有些复杂,但凶手的名字我可以告诉你,他正在被公安通缉,他的名字叫做禄兴。 ”我十分肯定,黄冠行的死和禄兴脱不了干系:“这个人非常危险,我建议你不要冲动。

”  禄兴不是某一个人或一个财团就能够对付的,如果非要说一个理由的话,双面佛这三个字就足够了。

  “你还要我等?”黄伯元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   “没错,如果可以,我会亲手抓住他。 ”  “我都办不到的事情?你来?后生可畏啊。 ”黄伯元喝着茶水,面色平静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可以走了,我很忙。

”  他下了逐客令,但我却充耳不闻,下面要说的话才是正题:“黄董事,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咱们提到过的那张无字古画?”  “我说过了,那张画在二十年前就已经不见了,根本找不到!”黄伯元有些不悦,二十年前的事情是他心底的一道伤口,他不愿意被别人说起。   直视着他的眼睛,我并没有被他的语气影响,只是顺着他的话说道:“我知道那张画在哪。 ”  “什么?!”  “黄雪小时候是不是睡过一张手工制作四边围起的小床?”  “你怎么知道?”黄伯元保持不住云淡风轻,这可是他压在心底二十年的秘密:“没错,那时候我很穷,只能自己给她做一张小床。

”  “那张画就在小床下面。 ”  黄伯元听后连桌子上的商业合同都不再翻阅,火急火燎带着我来到他居住的别墅。

  很大的房子,面积是二十年前那个破旧出租屋的十倍。   在别墅二层有一扇上锁的大门,黄伯元让保姆离开,自己打开房门,里面全都是一些破旧简陋根本配不上他身份的家具。

  他似乎对每一样东西都很熟悉,走入其中,来到最里面,这里摆着一张木质的有些粗糙的婴儿床。

  二十年的时间并没有在木头上留下太多痕迹,但造出它的人已经面目沧桑。   黄伯元把手伸到木床下面,在隔层之中,忽然摸到了什么东西。

  颤抖着手将其拿出,抖开画卷,上面是一首用鲜血书写的绝命词。   “婉君……”黄伯元好像一下子苍老了十岁,他身体一晃,要不是我及时搀扶住,恐怕就要摔倒在地。

  轻轻摆手,他背靠木床,慢慢坐倒在地,一字一字读着画卷上的诗词。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  “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