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洱:长篇小说在试图与“碎片化”对抗  弘扬传统文化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1

李洱:长篇小说在试图与“碎片化”对抗  弘扬传统文化

李洱:再伟大的作家也需要培养,伟大的作家也是可以培养的,他也需要阅读,需要积累。

那种野生的文学,在我看来已经过去了。

野生的、不经过培训、自由生长的时代,它已经过去了。

比如“五四”的时候,新诗刚出来的时候,像粉碎“四人帮”后出现的一些诗歌,那些是野生的,是直抒胸臆的,像伤痕文学也包括“十七年”文学里面讲述自己经历的作家——这些作家本人大概没有经过严格训练,却从事了写作。 我在文学馆工作,接触到了太多的手稿,都是编辑改过的。 《红岩》就是改了三分之二,包括像《青春之歌》等等,都是编辑改出来的。

说句实话,严格说来,它们都不能算是个人创作。

后来的文学就是专业性很强的。

一个作家,他必须要知道文学发展到了哪一步,他必须知道基本叙述技巧,而这个必须经过后天的学习。 前两天我在北师大开会,他们说中文系出的作家很少,我说你们不要哀叹,外语系出的好翻译家也很少,好的翻译家有几个出自外语系?有一次,韩少功对我说,好的翻译家都出自中文系。 当然,好作家确实很少出自中文系。

但是,中文系也出了好多作家,还是比别的系要多一点吧?不要绝对。 当今比较重要的作家,大多是从高校里面出来的,或者是回高校深造的。

仅有的几个例外,在青年时代也有过在不同文化背景下生活的经历,那其实也是一种大学。

相对完整的教育,使写作者知道别人走到了什么地方,可以少做无用功。 现在躲在山沟里发明一台三轮车当然也很了不起,问题是如今连拖拉机都不准随便上街了,跑得更快的航天飞机已经把人送上月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