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五章 逮捕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7-12

第二百八十五章 逮捕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种计这边招募行动进展十分顺利。

二十金每天的酬劳祭出之后,四方城城内流民无不心动,不一会儿就招到了整整五千人,一群人浩浩荡荡往城门这边靠近汇合。 看着身后愚昧的流民队伍,种计心情爽利。 城头不少烈焰佣兵探头注视。

种计没有在意。

小小的佣兵团,管不了这种你情我愿的生意,而且对方一旦出手阻拦,就是挡流民的财路。 然而,就在种计以为一切天衣无缝、有序推进的时候,一群人却在城门口被人拦了下来。 种计微微皱眉,却面不改色地继续端坐在马背上,没有下来的意思。 戮天城的城主护卫围成一圈,保护种计,但是眼下情景更像是凸显种计的身份地位。 “谁在拦路。

”种计高高在上地蔑视前方烈焰佣兵,语气不善,俨然上位者。 苏鹏没有出面。 论及地位,种计还未必比得上自己。

出面的是一位烈焰的百人长。 后者站在城头,居高临下望着下方姿态做作的种计,语气冰冷,不带丝毫感情:“下方是谁,故意搅乱我四方城城内秩序治安。 ”种计这边还没做出反应,身后的五千流民已是露出不安之色。

他们也觉得队伍太过庞大,有些影响到四方城街道。 种计这才发现,阻拦自己的人不是城门口的一群烈焰佣兵,发号施令的人竟需要抬头仰视。

妈的!种计很不爽地抬头望向城头之人:“你是何人?”“大胆!”百人长得到苏鹏指示,不给对方半点面子,怒声喝斥:“把那骑马的家伙拖下马来。

”“你们……放肆!”种计眼看烈焰的人作势上前,顿时勃然大怒。 在戮天城,谁敢如此待他?但是烈焰的人可没谁认识他种计!更何况上头命令一下,军令如山,必须执行。

一群人直接上手。

二十多个护卫在种计周围的保镖顿时被打翻在地,一群人甚至不敢还手使用兵刃,轻轻松松被打成滚地葫芦。 种计本人虽然是戮天城城主首席幕僚,但是修为明显不高,只到半步脉轮境,面对一群气势汹汹的超凡境三阶佣兵,没来及反抗就被两只大手不客气地拽下马来。 拽人的佣兵也不知道是早就看不惯种计,还是因为别的,力气极大,后者惨叫一声,连人带马噗通摔在地上,半边身子被压在马下,当场摔得动弹不能。 被招募过来的五千流民一看情况不对,纷纷后退,免得殃及池鱼。

不少人暗地里议论纷纷:“这人怎么这样?”“傻不傻啊?在四方城的将军们面前耍威风,他以为他是谁?”“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刚家伙还坐在马背上二五八万地拿架子,一副后头有人的样子,也不看看他现在在哪。 ”虽然种计是他们的大金主,但是身为四方城的人,又在四方城庇护下保住了性命,流民们还不至于为了这种事情就站在种计那边胡言乱语。

大部分人都在暗暗唾弃种计的愚蠢。 种计惨叫着从马下爬出来,心里头已经凉了半截。 “别别别,别动手,我是戮天城城主的幕僚种计,跟你们四方城城主流星大人认识。 ”“我们大人会认识你这么个废物?”“少他娘的废话!”“先是搅乱治安,现在又胡言乱语说认识我们城主大人,哼!老子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你?!”百人长此言一出,刚刚犹豫了一下的烈焰佣兵们顿时知道了上头的意思,走过去,架起种计就往审讯室的方向走。

另外二十多人也被捆绑起来,抓起来就走。

“你们抓错人了!”“我真是戮天城城主的人,让你们城主来见我,太过份了!!”种计悲凉不已,一路怒吼。

但是没人理会。 包括跟他一起被捆的护卫都觉得种计这个傻逼把事给办砸了……好好的回话不行?一定要装逼!?现在好了,装逼被打脸,还要进审讯室待着。 一群护卫十分老实配合地半句话没说,任由送入囚室关押,等着城主大人来解救他们。 哐当!种计被押进审讯室。 被关押在隔壁好一段时间的李如峰闻声惊起,看到有人被押了进来,扔到隔壁牢房,仔细一看,竟是戮天城城主幕僚种计,一双眼睛顿时睁得溜圆:“你怎么也被关进来了?”“你是谁?”种计显然不认识李如峰这种混迹佣兵界的小喽啰,这么丢脸的一幕居然被外人认出来,心情怎都好不起来。 “种大人当然不认识我了,不过我很好奇,您可是戮天城城主身边的红人,怎么也被关押起来了?”李如峰好不容易有个伴儿,有了说话的对象,话自然不少。 种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等城主过来亲自跟他交涉,我看流星他怎么跟我们家城主解释……哼!”他倒是不担心自己出不去。 只是……这次好端端的一件事情办砸了,不但会让戮天城的肃清重建任务拖延下来,而且会给城主一种他种计出了戮天城就办不好事情的坏印象。

可恶!种计咬牙切齿,又忍不住地对外面咆哮了几嗓子,要见城主流星。 李如峰看到有人跟自己一样被困起来,而且还是个大人物,心情莫名地爽利,笑着躺了下来:“别费劲了,这外面就是校场,外面全是烈焰的人在修炼,你的声音传不出去……安心待着吧,等烈焰的人想跟你问话了,自然会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种计终于对李如峰的身份有了一丝好奇。 李如峰苦笑:“一个等死之人。 ”“……”种计疑惑地上下打量,“这么严重?你得罪了烈焰的流星?”“比那个还严重。

”李如峰自然不会透露自己是夜魔的人,而且还背叛夜魔的事情,含糊其辞地又把话题转回到种计身上:“不过根据我对烈焰的了解,他们应该不会主动招惹你才对,连四大家族都能接纳,你跟他们又没有恩怨,怎么也被关了进来?”“……”种计一阵哑然。 现在回想起来,似乎在城门口的时候的确是过于嚣张跋扈、目空一切了些。 眼看任务就要完成了,没想到最后关头出现意外。 这一刻,种计把自己也恨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