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耍人很好玩吗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君九辰出现地太突然了!  以至于程亦飞和君瀚引都没有看清楚,两人缓过神来,早就不见君九辰和孤飞燕的身影。   “是那个假面刺客!”  程亦飞立马追过去,君瀚引喊来护卫,很快也追出去。

  躲在一旁的芒仲是欲哭无泪啊!他还担心殿下被八皇子和程亦飞察觉到,殿下倒好,居然主动现身!  八皇子也就是挨近了一点点而已,殿下至于,至于……至于这么冲动吗?程亦飞还在一旁呢,八皇子还能干出什么事呀?  在这里出了刺客,程亦飞和八皇子还不得找花月山庄的麻烦?还不得把大理寺的人都扯进来。

这花月山庄幕后的正主是殿下呀,这事连皇上都不知晓。 程亦飞他们来调查,他得费多大的劲才能瞒住?  没一会儿,君瀚引和程亦飞的随行护卫就都过来了。

芒仲不敢耽搁,拉了拉脸上的玄色假面,急急就走。

他得给赶紧去给花庄主透个底,这山庄里可有不少地方是不能查的。   此时,君九辰仍旧擒着孤飞燕,带着她在果林里穿梭。

  他时不时在树干上借力,却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他始终目视前方,眸光沉冷,看都不看孤飞燕一眼,整个人就像快玄冰一样,散发出骇人的寒气。

  孤飞燕已然傻眼,目瞪口呆。

  她仰着头,看着君九辰的那银白色假面,呆若木鸡。

这个动作从她被掳走的那一刻起,保持到了现在。

  君九辰穿过了枇杷林,又穿过一片桃林,终于在一棵大榕树上停下来。 他仍旧没有看她,只怒声问,“你看够了没有?”  孤飞燕这才缓过神来,却还是不可思议,她张着嘴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她太意外了!  这家伙……这家伙居然不是……  不对!不对!  应该说君瀚引这厮居然不是他。

  也不对!  孤飞燕都凌乱了,好一会儿才理清楚,惊声道,“你不是八殿下!”  君九辰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女人跟君瀚引走到一块,是怀疑君瀚引是他,要试探君瀚引!  之前在山洞里的时候,她试探过一回的。

他以为她就试探试探他,他哪知道她会去试探君瀚引!  君瀚引可不是什么善茬,她就不怕试探不成,反被欺负吗?  君九辰终于低头看来,只恶狠狠地瞪了孤飞燕一眼,仍不出声,更没有放开她。   孤飞燕沉浸在不可思议中,并没留意到他眼中的怒意,更没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正被他紧紧地搂着。

  “可是……不对呀……”  孤飞燕着实是诧异。 君瀚引若不是臭冰块,那那天晚上在福满楼,君瀚引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平白无故的,君瀚引为何会对她有敌意?君瀚引又有什么企图,什么算计?  她的试探,算是歪打正着了吗?君瀚引就算不是臭冰块,也不是什么善茬!  孤飞燕眉头紧锁,思索着。   君九辰原本都不想跟她说话了,见她这表情,终是忍不住,冷声骂道,“孤飞燕,你是傻瓜吗?”  君九辰不仅骂人,搂在孤飞燕腰上的力道也陡然大增。   孤飞燕不被骂醒,也都被疼醒了。   她立马抓住他的手要使劲掰,“放开我!把我耍得像个傻瓜,耍人很好玩吗?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又想干什么?”  这时候,背后树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无疑是君瀚引和程亦飞追来了。

  君九辰二话不说,搂紧她就走,朝不远处的油菜花田里逃去。

  孤飞燕已经彻底从震惊中缓过神了,她眯起那双明澈的双眸,露出一股狠劲。   她想,这家伙不是八皇子,也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之前劫药若是误会,如今也澄清了,他为何还不暴露身份?退一万步说,就算他之前是真心相助,那这一回呢?平白无故地劫持她,难不成就为了澄清自己不是八皇子?  趁着今日程亦飞和君瀚引两大高手都在,她非得让这家伙卸下面具不可!  她仰着头看他,看着看着,冷不丁就伸手过去,抓住了他的假面,然而,几乎是同时,君九辰捏住了她的手腕,冷声,“你给我安分点!”  孤飞燕轻哼,大喊,“程亦飞,我在这儿!我在这儿!这个刺客就是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他……”  他左手搂着她,就只有右手可以用,她倒要看看,他是选择捂她的嘴,还是选择拦她的手呢?  背后,听到喊声的程亦飞和君瀚引都追过来了,君瀚引的武功远胜过程亦飞,速度也比程亦飞要快很多。   “大胆刺客,本皇子令你速速放开人质!”  “你听到没有!再不放人,本皇子不会客气的!”  “整个山庄都被包围了,你若放人,本皇子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  君瀚引一边追,一边大喊。

程亦飞倒是一言不发,他虽然落后,却早拿出了随身携带的弩弓。 他借用君瀚引的身体当参照,瞄准了君九辰的后颈。

  “咻……”  利箭飙出,擦过君瀚引的肩甲,朝君九辰疾驰而去。   然而,君九辰一听到破风声,立马就侧身,带着孤飞燕闯入油菜花田。 这片油菜花田又高又茂密,他们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程亦飞和君瀚引都止步在外,不敢贸然进去,生怕有埋伏。

  然而,不过片刻,他们就又听到孤飞燕的喊声,他们一辨别出位置,立马闯入。

  孤飞燕连连大叫了三声,故意挑眉看着君九辰,露出挑衅的目光。 她就不相信,他会由着她这么喊下去,她等着,就等着他放开她手的那一刻。   “很好玩吗?”  君九辰冷冷问,他更说完,忽然就推开了孤飞燕,几乎是同时,利箭从他们之间呼啸而过。

  孤飞燕转身就逃,只可惜,君九辰追上,拉住她的手,带她逃。

  孤飞燕立马蹲下,不走。   君九辰猛地一拽,将她整个人都拽到怀里来,又一次搂着她带她走。   孤飞燕一靠近,就再次伸手抓他的假面,君九辰又一次拦下,孤飞燕继续大喊,“程亦飞,我们在这儿……”  油菜花田是极好的藏身之所,可孤飞燕要这么喊下去,他们不仅藏身不了,甚至是逃也摆脱不了程亦飞他们。

  君九辰恼了,冷不得移身到孤飞燕背后,一手捂住她的嘴,另一手从背后搂住她。 孤飞燕正要挣扎,君九辰就使了影术,以最快的速度远离原来的位置,潜入花海更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