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太假装假装高三学生作文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12

我们都太假装假装高三学生作文

【寄语】  假装不痛真的不好受,如果看得见,那么请谅解;如果看不见,那么别误会。 ——题记  (一)  那是一段踏着小石子经过的路,穿过布满蜘蛛网的小丛林,低下头,想要验证一下是否真的像大人说的那样,一碰到蜘蛛网,手就会被粘住拿不下来了,可是一直都只是好奇,只是仅有的那一次,偷偷拉起哥哥的手想要一睹为快,却还是被逮个正着,没能成功。

  那不是平坦的大路,泥灰常常沾满我全身,衣服上的汗水与皮肤紧密贴合,任凭怎么甩弄也无济于事。

于是,回家,必定少不了一顿责罚。 摔跤了,掉泥坑里了,这是我一直在用的理由,明知道很假,我还是没把小丛林的秘密说出来。 我怕爸妈会说:“那里脏,都是小虫子,以后别去了。

”  我是女孩子,却总玩得像个野孩子,举着从小树上折下来的树枝东撞西闯,一头栽进小丛林里,然后激动的探出一个小脑袋,大声宣告着自己是赢家,灰头土脸应该就是我那个时候的代名词。 真实贴切,但还是乐此不疲。 我和哥哥总在那时抓野猫,逗野猫,学野猫喵喵得叫,然后一点一点的靠近躲藏在那堆草丛中的小欢猫,看准时机,伸手把它抓住,猫总很任性,不抓你几下它不甘心,而我却总在被它尖锐的爪子抓伤后不得不放手,眼巴巴的看着它落荒而逃,看着手上带着血痕的猫爪印,却又只能躲着、掖着,背着手回家,我没有说,因为怕爸妈会说:“野猫脏,都是细菌,以后别去了。 ”  之后,我们搬家了,再也没有了那小丛林,也因为读书,也没了再像从前一样顶着满头大汗追逐的午后,我不想搬家,但我一直没说出口,因为我没有理由,大房子,大房间,我都欣然接受,我说我好开心,却在洗澡时流下了眼泪。   假装坚强真的不好受,请原谅我的假装,我只是一直在小心守护着记忆里的那片小丛林,那个被大人们安上脏乱的地方,我喜欢,却又不得不离开。

  那是很美丽的日子,空气的热度,心跳的温度。

  (二)  我不那么喜欢富有文学的四大名著,也没那么喜欢在文学史上获得高度评价的作品,有时候会脱口而出,它们只是因为看的人多了才会变的有名,于是被爸妈进行长达一两个小时的思想教育,被灌输大人们所认为的正确概念,然后会被问“懂了吗?”才突然惊醒点头,我从来不会对爸妈说那些对我来说正确的观点,因为会不被他们认可,反而倒被罚斥,因为要被强迫接受,所以选择隐瞒,他们以为我懂了,其实没有。   我喜欢那些悲伤的文字,喜欢看那些刊物,一个人陶醉,翻弄着的时候却流下不知名的泪水,我曾写过忧伤的文字,但我会把这些文字隐藏起来,在只有我自己知道的地方,在漆黑的夜晚上,借着灯光默默独赏。   我总是那么心惊胆战,小心翼翼,在父母走进我房间的时候便慌乱地合上电脑,偶尔还没能来得及,在被问及在做什么的时候,只能说:“找资料”。

回应质疑的眼神,然后他们关照地对我说:“别总是玩电脑,多看看书。 ”然后稍稍松口气,其实我宁愿被爸妈这样唠叨,至少不用再像从前一样,兴致勃勃地与他们分享我的文字时被教导:“你正处在青春期,总写那么阴暗的东西不好。 ”我不能反驳,只能忍受,假装听进了他们的话语。   所以,请原谅我的假装,我只是很喜欢那么悲伤的文字,被你们安上阴暗的文字,我只是喜欢,却不得不埋藏。   那是很美丽的日子,真实的叛逆,青春的回忆。   (三)  那是温暖的手,却在我手里慢慢变凉。   那是温暖的呼吸,却在不经意间愈行愈远。   那是医院的长廊,悠长的好似没有尽头。 弥漫着浓烈的消毒药水味,充斥着每个人的嗅觉神精,脚步沉重,精神极近崩溃,而我又出忽的平静,惹来了周围的白眼,我听见此起彼伏的哭喊,分贝越来越高。

我知道,这时奶奶的心跳的频率很安静。   我没有哭,只是静默的看着,我握住了她的手,渐渐失去,温度的感觉真的很强烈,至少我有那么几秒是没有悲伤的。 奶奶活着的时候总是那么辛苦操劳,忍受病痛,而现在,她也许是真的能歇一歇了,不知过了多久,医生推走了奶奶,而我也离开了病房。   我知道的,他们会问:“你怎么不哭?”其实我并没有那么想要去争辩,只是因为那一刹那,我正学着接受生老病死这一自然规律。

  请原谅我的假装,放学后熟悉的菜香再也没有了,替代的是不那么咸的味道,那时候,我的伤心你们没有,路过超市门口听见熟悉的电动马的歌声,出现不复存在的叠影,那种伤心我有你们没有。   那是很美的日子,淡淡的微笑,轻轻的呵护。   我不是一个诚实的孩子,很多时候被逼无奈,假装成灾。

其实并不坏,只是没有安全感,害怕被颠覆,所以宁愿假装。

  如果看得见,那么请谅解。   如果看不见,那么别误会。

本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