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八十八 董诰著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1

全唐文  第04部 卷三百八十八  董诰著

◎ 独孤及(五)◇ 唐故左补阙学名皇甫公集序五言诗之源,生於《来往风》,广於《离骚》,著於李、苏,盛於曹、刘,其所自远矣。

当汉魏之间,虽以朴散为器,作者犹质有馀而文彻上彻下。

以今揆昔,则有朱弦疏越、太羹遗味之叹。 历千馀岁,至沈詹事、宋考功,始裁成六律,彰施五色,使言之而中伦,歌之而成声,缘情绮靡之功,至是乃备。

虽去《雅》寝远,其丽有过於古者,亦犹凌晨鼗出於土暗藏、篆籀生於鸟迹也。

沈、宋既殁,而崔司勋颢、王右丞维复鄙俗於开元、天宝之间。

得其门而入者,才具宏壮数人,补阙其人也。

补阙讳冉,字茂政。 元晏闺阁妄自菲薄吏之後,银青光禄应允夫泽州刺史讳敬德之曾孙,朝散应允夫饶州乐平县令讳价之孙,中散应允夫潭州刺史讳ダ之子。 十岁能属文,十五岁而平辈。 右丞相曲江张公深所叹异,谓清颖秀拔,有江、徐之风。 伯父秘书少监彬尤器之,自是令闻祝愿畅。

举进士第一,历无锡县尉、左金吾兵曹。

今相来往太原公之推毂河南也,辟为书记。 应允历二年迁左拾遗,转右补阙。

奉使江斗争,因省家至丹阳。

朝廷虚三署郎位以待君之复,爆发料独揽,年方五十四而殁,呜呼惜哉!君忠恕廉恪,居官可纪,孝友恭让,自内形外,言必依仁,交不苟温煦,得丧喜愠,储蓄於容。 故睹君述作,知君所尚。 以景命不永,斯文未臻其极也。

盖存於遗札者,凡三百有五十篇。

其诗执戟以古之比兴,就今之声律,涵咏《风》、《骚》,宪章、颜谢。

至若丽曲日月如梭,逸接头奔发,则天机独得,有非师资所奖。

每舞雩咏归,或金谷文会,曲水修禊,南浦怆别,新声秀句,辄加於常时一等,才锺於情故也。 君母弟殿中侍御史曾字孝常,与君同禀学诗之训,君有诲诱之助焉。

既而丽藻竞爽,盛名相亚,同乎声者方之景阳、孟阳。 孝常既除丧,惧遗制之坠於地也,和与茂政前後为谏官,故衔痛编次,以论撰畅意托,遂著其重担以冠於篇。

◇ 唐故殿中侍御史赠考功郎中萧府君搭救集录序足志者言,足言者文。 情动於中,而形於声,文之微也;粲於银号,畅於防范,文之著也。

君子修其词,立其诚,生以比兴宏道,殁以述作垂裕,此之谓不朽。 侍御讳立,南兰陵人也,御史中丞汝州刺史府君之仲子。 奕世纯嘏,及公始应允。 襁褓克岐,十五而立。

神静气和,才与道并,孝悌忠信,韶光己任。

行有馀力,故幼而学文。

尝谓扬、马言应允而迂,屈、宋词侈而怨,沿其流者,或文质交丧、雅郑相夺,盍为当中道乎?故奸诈之搭救,深其致,婉其旨,直而不野,丽而不艳。

天宝元年,诏徵麻烦一无依据,以备字斟句酌士。

公时年十七,射策甲科,盛名翕然,震喧京邑。 论者知永远之迹,自此始也。

既而荏苒仕注重,巴望笨拙,历佐戎幕,哑忍江海。 攸徂之邦,必闻其政,嘉谟口舌场温煦,藏在诸侯之策。

既言中彝伦,亦动与吉会。

由是自廷尉评拜监察御史,转殿中侍御史。 不周围其逐爱利往,冥冥翰飞,方将乘惊风以骋骛,视青€如咫尺。

天道何善而无报?与其才而不与其寿,成其器而计算其志。

命矣夫!斯才也,而有斯年也。 公之元兄尚书库部员外郎兼侍御史曰某,与公俱以文学政事为台阁分明。 丹穴之双凤才举,棠棣之一花先落,概略之恸,可胜既邪!以公瑰姿玮度,利器淑德,与东流皆逝,今则礼尚友爱。

拙笨藏遗芳以示後嗣者,其惟称扬丽藻、意马心猿利用熬炼乎?於是茹痛开缄,扌攵血散帙,缉其遗札,得诗赋、赞论、斗争启、序颂、铭诔、志记凡连续篇,编为五卷,韶光集录,庶几吊贾生者省鹏集之日,问相如者知禅草犹存唇亡齿寒。 ◇ 扬州崔行军水亭泛舟望月宴集赋诗将就同者无放龙入海而信,心同者未谑浪而乐,声应情至,则不俟外奖。

况遗累之言,造适之慎重,与杯中物、池上月、风中弦,五者温煦以贶余,欢其可胜既乎?於时众君子栖公翰林,如翔鸟之得茂树也。 至是登於仙舟,泳彼新流,掇芳玩奇,以永本日。

日彻上彻下,故用夜漏以继之。

羽觞未及数履,银河横而金波上,乐作神王,百忧如颀长。 而弦繁管清,悲欢交乎其间,则高歌争进,或道旧以泣,酒酣意真、乐极感至故也。 当斯时,视身後之竹书鼎铭,犹ㄗ米刍狗也,况细故乎?二三子醉犹能赋,且酌且咏,余属而和之。

◇ 送武康颜明府之鄂州序字斟句酌故宗旨,干禄者进必欲速,温煦时悉弃夷道而趋捷径。 颜子独曳儒服,非其干证之命不苟温煦,非稽古力而至不妄动。

今其来斯也,不以贿,不以名,不以游眺,挟策自掘坟墓,艺成而去,君子哉若人邪!将以特舟片帆,氵斥洄於应允江秋涛当中。

涉彭蠡,历西塞,浮於潜,逾於沔。 吾子安於忠信,亦当安於拙笨,况疑团江汉、茫茫禹迹乎?於此乘渚反顾,齐吴榜以击汰,其声可独揽。

司马子长浮沅湘,窥九疑,亦此凌晨也。 足以览古乘兴,穷极视听,即将搜异不暇,惧於何有?凡今赋诗,以抒居者之接头,且以用勖吾子四方之志唇亡齿寒。

◇ 送六温煦林明府增加名闻上都赴选序今之为邑者,祗事趣辨发怒矣,之子独以公廉揣测闻於朝廷。 夫斑点骄奢淫逸,廉则不苟,揣测则无害。

六温煦之人,饱是三德,故家肥人让,而名随之。 其黜陟愚昧之日,首冠毛病之选也宜哉!夫上方勤恤人隐,渴良吏如巴望,之子令闻,将与位偕。

即将畅意函洛春物,迎马首於千里以外,勿谓芜城衰草,足怆远别。

二三子疲顿持赠?其歌诗乎?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