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芳闻:《复活的爱》 如果是一个感情勒索者该怎么做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08

王芳闻:《复活的爱》 如果是一个感情勒索者该怎么做

一枝轻盈的鹅毛笔,一朵顿河轻盈的浪花,做请谏,或许还有托翁书柜里的中文版《道德经》,和青花瓷的魂,领我走进了亚斯纳亚波利亚纳庄园晨曦,薄雾,桦树林,一切恬静安好,还有那条闪着晨曦的小河,泊着一只褪了漆的孤舟,和一只尚有托翁体温的木浆,依然停留在那个年代,面对访客欲言又止。

一切都在光线中复活,一切都肃穆静秘,那个浑身散发着爱的伟岸的身躯,穿着农人肥大的布衣,在小路上倘佯思考,在田野里躬耕文字。 带着所有的爱慕和尊敬,我向每一根小草和每一片树叶致敬,向每一只蝴蝶和每一个夜莺问安,因为它们都朗读过托翁的故事,都受过你汗水的恩泽。

那片昂着头的向日葵,每一个都是你抚摸过的农夫孩子的笑脸,白桦林枝头歌唱的云雀,每一声清晨的啼鸣都是对你深情的呼唤;那片果林里每一棵红艳艳的果子,都闪耀着你慈蔼的微笑。

为爱的自由的呼唤,为恨的自由的忏悔,弥漫在庄园的每一寸壤土和草尖,为自由和爱的最后一次逃离,惊世骇人。

风雨夜,逃离庄园的那一刻,你跪在大地上,用额头抵着土地,深情的最后一眼,灼伤了整个庄园。

你乘做的马车消失在森林中,去了人生的最后一站,给世界留下了一个永恒的背影。 继续向南,向南,南方的文字是自由温暖的,透着光,透着玫瑰的芳香…你是去了奥尔良乡下,探望美丽的安娜?还是去了静静的顿河,看看那位高加索勇敢的小伙子?不,你无需巅沛流离,一声召唤,他(她)们都来了,在草坪上,聂赫留朵夫和喀秋莎围着你,享受朗诵的愉悦。 我不相信,阿塔珀沃是你最后一站,实际上你的思想从未停止过驰骋,远隔千山万水,我在长安也感受到了雪一样的芒刺,世界角角落落都被你的光芒照亮。

《世界上最美丽的墓地》一一拜谒托尔斯秦庄园亚斯纳亚.博斯纳尔的白桦林里,阳光透过树冠,聚焦一方青青的草丘,正在举行一场肃穆庄严的仪式,中国诗人一齐躹躬,向一个伟大的灵魂致敬。

托翁灵有知觉,嘴唇轻轻一动,就将一些白绒绒的莆公英组成诗句,再用星星点点的小白花致意。 霞光里走来了安娜卡列妮娜,轻盈的一笑,我已会意:她从未离开过托翁,从文学之父的诗文里走出来,又伴他长眠青草被下,慰藉孤单。 一条幽深的小经通向墓地,全世界朝圣者的脚步踩出了深痕,没有石碑,没有文字,只有静谧的小草,和朝圣者山海起伏的心情。

托翁一生布衣朴素,亲近泥土和仆人,他耕耘土地不只生长果实,还生长蓝光的量子,纠缠着太阳、月亮、和星星,还有星球上所有痛苦而迷茫的心灵,读一阙文字,就拣拾了一束光。 (2019年6月5日于图拉州亚斯拉亚.波良纳镇托尔斯泰庄园)简介:  王芳闻,女,陕西西安人,研究生,作家、诗人、创意策划人。

西北大学现代学院文学院客座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世界诗人大会永久会员,联合国签约作家。 曾任咸阳市广电局副局长、咸阳市委委宣传部副部长,理论讲师团团长,陕西省作家协会秘书长。 现任陕西文学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中国文化交流网副总编,中国文化交流艺术研究院执行院长,凤凰网陕西频道文化主编,丝绸之路国际诗人联合会主席,《世界诗人》杂志主编,《当代诗人》杂志副主编,北美文艺社中国分社社长,新加坡世界华语诗歌艺术节中国区副主席,国际城市文学会陕西分会会长。

责任编辑:村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