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感言 2400字】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10

【情人节感言 2400字】

写这篇文字,不是因为爱人不在身边,也不是因为没有收到节的玫瑰,更不是因为无法排遣心底的寂寞孤独,之所以在这天写这篇文章,实在是因为……很纳闷“爱”这种东西。

有多少文人墨客写过“爱”?有多少首诗歌是关于“爱”?有多少节日围绕着“爱”?有多少轶事归因于“爱”?这样一想不免有些汗颜,这样一个伟大的字眼,实在轮不到我这个小女子来评说。

但至少,我可以避过围绕着“爱”的汹涌人潮,跑到“爱”的起点去瞧一瞧。

“爱”,是什么呢?记得大一时学《思想道德基础》,里面谈到大学生恋爱观的时候说,“爱情,是一对青年男女基于共同的人生理想和道德信念而产生的一种高尚情感。 ”被我们传为笑谈。

新华字典里解释的就更模糊:“爱是对人或事物所存的一种真挚的情感。

”朗文英语字典里的解释稍微详细一点,它把爱分了分类,分为家庭成员的爱,恋人间的爱,对东西的喜爱,等等。

可所有的这些解释,都缺少了一个环节,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爱从哪里来?为何会有“爱“这种奇怪,奇特,奇妙的情感?为何人人都会拥有这种情感?不论你是王子还是乞丐,公主还是卖花女,爱的拥有从来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从古到今,多少人会夸耀自己的财产富甲一方,多少人会炫耀自己的智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多少人会站在长城之上大喊“大地在我脚下,天下为我至尊”,但唯独没有一个人,敢站在汹涌澎湃,波澜壮阔的爱海边喧嚣,说:“天下我最会爱!天下唯有我的爱最多!爱从我而来!!!”若真有这样一个人,恐怕人人都会寄予他几分同情的爱,因为这样的人,病的着实不轻。 爱,为何如此强大?不动一兵一卒,便使人甘心屈膝投降;爱,为何如此神秘?来无影去无踪却如此真切的被人感知;爱,为何如此坚强?轻轻的一个吻,便可以叫人生死相随;爱,为何如此残忍?最爱的人却伤害最深?!爸爸妈妈,你们为何会爱我至此?无论我怎样的蠢笨,任性,悖逆,你们都死心塌地的爱我保护我??挚友,你为何爱我至此?无论我怎样的伤害,欺骗,甚至背叛,你都死心塌地的爱我纵容我?老师,你为何爱我至此?无论我怎样的愚钝,懒惰,不求上进,你都死心塌地的爱我教导我?亲爱的,你为何爱我至此?无论我怎样的拒绝,冷落,试探,多变,甚至暴力,你都死心塌地的走在我前面为我挡风?爱,究竟从何而来?从一种奇怪的荷尔蒙吗?那两个为了挽救自己孩子生命而惨死的父母,那为了朋友甘愿两肋插刀的硬汉,那为了国家宁愿被烧死的勇士,那个为了爱宁愿一生不嫁的女子,你要告诉我,他们这所有的举动都是出自一种叫荷尔蒙的物质吗?如果,世界上果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那么,这种有缘有故的爱来自何方?如果,世界上的万物都有一个开始,那么,爱的起点落在何处?如果,世界上的每个存在都有一个合理的原因,那么,爱为何存在?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爱,到底来自哪里?如果我没有答案,在这个没有情人夜晚问自己这个问题,纯属自虐。 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和世上很多问号一样,都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

类似的问题还有:世界是怎么来的?宇宙从何而来?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为何在这里?如果我不是一个喜欢探究答案的人,那么我大可枕着这些问号安然入眠,做上九九八十一个美梦恶梦后继续傻大姐的幸福生活直至终老;遗憾的是,或者说幸运的是,我喜欢知道为什么,我渴望了解为什么,所以我需要一个答案,一个能说服我,不仅说服我的头脑,更能说服我的内心的答案。

答案一:先是砰的一声出来些奇怪的东东,然后这些奇怪的东东慢慢,慢慢,慢慢,慢慢的发展起来,最后,出现了一些能游泳的东东,然后,这些东东爬到陆地,变成一些能爬的东东,然后,它们能直立行走啦,然后,它们变成了能制造工具的东东,然后,他们能制作的东东越来越多,而在这些制作的过程中,一些非物质的东东也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在他们身上产生,其中一种东东我们后来给它起名叫做“爱”。

我绝对相信告诉我这个答案的我亲爱的老师们是无辜的,他们和大多数老师一样,只是在重复一种叫做“recite”的工作,既然是recite,那考究其内容的准确性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因此,在我经历了24年的人生后,在我看了足够多,听了足够多,读了足够多,更重要的是,经历了足够多的时候,我拒绝接受第一种答案。 因为,我相信这个奇妙的世界不是偶然,我相信那些奇妙的规律不是偶然,我相信我奇妙的存在不是偶然,我相信这世界有爱,并且这爱不是偶然。 拒绝接受答案一,好像不是很困难,因为这个世界拥有太多的反证。

但要我走下高贵的“宇宙之主宰”的宝座,低下我高贵的“万物之灵”的头颅,打开我高贵的“惟我独尊”的内心,去接受第二种答案,就更是难于上青天了。 因为,第二种答案是―――“起初,神创造天地。

”(创1:1)“爱是从神来的……因为神就是爱。

”(约一7-8)对于我们这群生长在“人定胜天”意识形态里的知识分子来说,这几句话无疑是个痴人说梦的玩笑话。 神?哪里?谁人见过?什么样子?拿出个证据来!!!由此可见,在这个法制观念普及的社会,就连神也要拿出一个证据来证明自己了。 当年摩西被上帝呼召时,他也问过上帝同样的问题:“如果以色列人问我你是谁,我该怎么回答呢?”上帝给了他一个振聋发聩的答案“IamWHOIAM”。

如果你不相信这是上帝说的话,你至少应该承认说这话的人是有大智慧的。

“我是自有永有者”。 多大的口吻,多哲学的一句回答!!无需人证,无需物证,我的存在就是一种客观实在,无论你承认与否,我的存在不会因为你的承认而改变。

难怪基督徒们都不喜欢被人用“虔诚”两个字形容,在他们看来,“虔诚”是对一种虚拟事实的鼓吹追随,是明明知其不可知而假装知知者。 而基督教不是一种宗教,而是一个朴实的真理,一个大实话,就好像“地球是近圆形”一样的真理。

而他们,只不过承认了一个真理的存在而已,何来“虔诚”可言!好了,回到起初的那个问题:爱从哪里来?答案,只有两个。 你的选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