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男儿都不如她洒脱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孤飞燕的话一说完,整个太极殿就安静了下来。   但是,不过须臾,几乎是哄堂大笑!除了程亦飞,就只有藏身在窗外的君九辰没有笑了。

他一身玄衣,脸上仍旧戴这银白假面。 他刚刚抵达就撞见了孤飞燕这幅女土匪的模样。   也不知道面具之下,他的表情是怎样的。

只见他那双幽冷的黑眸,阴冷得无比骇人!  他分明是在忍!  而大殿内,笑声迟迟没有停下。

  “孤飞燕,你才喝了三杯酒就醉成这样了?”  “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啊!”  “哎呦,真可怕,吓死本公子了!”  ……  别说这帮人了,就是程亦飞都非常意外。 孤飞燕刚刚朝他使眼色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丫头有什么好办法呢!他完全没想到孤飞燕会说出这种大话来!  这丫头,不要命了吗?  他喝下去的酒已经开始在发作了,他其实是硬撑着的。

这丫头若是喝醉了,岂不危险?  程亦飞不放心,拉住孤飞燕,“小药女,乖,别闹。 我可以……”  孤飞燕打断了,“连我一个姑娘家都喝不过的人,没资格同程大将军较量,更没资格非议程老将军的酒量!”  她说着,将程亦飞推到一旁坐下,使了个让他安心的眼神,道,“程大将军,你且好好瞧瞧,这大殿里谁的酒量最好!”  不得不说,孤飞燕这话,直接化解了大皇子的激将,给足了程亦飞面子和台阶下。

程亦飞既感激又不安,却劝不了她。   而一旁的皇子和世家子弟们,依旧的哈哈嘲笑。

韵贵妃和大皇子则不然,母子俩相互交换着眼神,皆是冷笑。   其实,他们在攒这个局的时候就做了两手准备。 一个是让孤飞燕离开,把程亦飞灌醉,就算不要他的命,也要他半条命;二则是把孤飞燕一道也灌醉了,既要程亦飞的命,也要毁了孤飞燕。

  他们万万没想到孤飞燕天堂有路不走,偏偏闯入地狱,敢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挑衅一屋子的男人。

  今晚上的好戏,真真出乎他们的意料呀!  韵贵妃一个眼色,几位皇子和世家弟子便都会意了。

一个中年男子迫不及待站出来,笑中流露出几分淫意。

  只是,孤飞燕并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  孤飞燕朝坐在一旁的怀宁公主指去,道,“刚刚是你说程老将军的酒量就吹牛吹出来的,是吗?”  怀宁公主一直被韵贵妃压着,正憋屈着。 听了孤飞燕这话,她就迫不及待站起来,“正是,你想怎么样?”  孤飞燕走近,一字一字道,“想你把这句话吞回去!”  怀宁公主呵呵大笑,“刚刚口气那么大,呵呵,原来是雷声大雨点小呀!你不就是冲着本公主来的吗?本公主给你机会!”  别的公主或许酒量差,她可不一样,她跟祁馥芳经常相邀去喝酒玩乐,酒量好得很!孤飞燕自然想找死,她就亲自送她上路!  怀宁公主亲自拿来三个酒杯,全都倒满,大方地说,“孤飞燕,你刚刚喝了三杯,本公主不占你便宜,这三杯,先干为敬!”  她并没有马上喝,而是将三杯酒倒在一个小瓷碗里,然后一口气喝光,还特意给孤飞燕看了碗底。

  周遭众人都颇为意外,没想到怀宁公主一个女人家会这么豪爽。 要知道,一般会喝酒的女子,顶多就是一口气喝掉一杯。   孤飞燕瞥了一眼,心下冷笑。

怀宁公主这哪是不占她便宜呀,这分明就是在显摆示威!  怀宁公主对自己很满意,道,“孤飞燕,用杯子,还是碗,你来选吧!免得说本公主欺负你!你刚刚的口气那么大,应该会选碗吧?”  其实,孤飞燕若真选碗,怀宁公主是撑不住的。 她酒量虽好,但是,也就偶尔一两次可以一口气不停喝那么多。 她料定了孤飞燕不敢选碗,故意显摆的。

  周遭众人都期待不已,就等着孤飞燕自己打自己的脸了。

  然而,孤飞燕却拿起瓷碗,饶有兴致地打量起来,似乎很有兴趣,想选碗。   这下,众人都意外了,都不敢相信。   岂料,孤飞燕的手忽然一松,将碗给砸了,随手拎来一坛子酒掷在怀宁公主面前,笑得更加玩味,“我选整坛酒,会不会太欺负你呀?”  这话一出,全场就陷入了一片寂静,怀宁公主懵了,“你,你……你少说大话,有本事的话……”  怀宁公主都还未说完,孤飞燕就直接拎起酒坛子,仰头大口大口地喝。

  众人惊住了,全盯着孤飞燕看,一时间都移不开眼。

只觉得这个瘦小的黄毛丫头身上有种说不出的洒脱不羁,肆意快意,就是男儿都比不上!  程亦飞也看着,他的酒劲已经都上来了,他恍惚之间看到孤飞燕这仰头痛饮的身姿,竟然一下子就又精神了起来。

他笑了,呵呵笑了起来,笑得好傻好傻。 他就知道,自己想要的就是这样的女子,就是这样子的!  而窗外的君九辰,分明也被孤飞燕惊艳到了。 他似乎都忘了愤怒,他盯着她,眸光深深,竟都有些痴了!他见过她犯花痴的样子,见过她萌蠢犯傻的样子,见过她恼怒狰狞的鬼脸,见过她毕恭毕敬的乖顺样子,见过她霸气强硬的样子,还从未见过她如此肆意潇洒的样子。

他忍不住想,这个女人还有什么样子是自己还没见过的呢?  一坛子酒,要一口气不停喝到底,对于酒量一般的男人来说都是有点难度的,然而,孤飞燕就这样,在众人的注视下,在鸦雀无声之中,大口大口喝得干干净净。   “嘭!”  她将酒坛子砸地上,坛子碎了,不见剩酒。   此时,众人都还没缓过神来,尤其是怀宁公主。

孤飞燕脚步沉稳,拎来一坛子酒掷在怀宁公主面前,笑道,“祁少夫人,到你了!”  怀宁公主缓过神来,立马又懵了,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孤飞燕眼底闪过一抹狡黠,故意挑衅,“看样子,你是办不到了。 本姑娘向来不接受别人认输,但是,你若跟程大将军道个歉,本姑娘就考虑考虑让你认输!”  这话直接激怒了怀宁公主,怀宁公主豁了出去,双手抱起酒坛子,开始喝。

只是,没喝多少,她就撑不住了,放下了酒坛子。

  孤飞燕不说话,就呵呵大笑。   怀宁公主气急败坏,继续抱起来,大口喝。

大皇子和韵贵妃既拉不下脸来拦,也拦不住。   大皇子低声,“母妃,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