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弦轻弹,一曲流年清浅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9-10

素弦轻弹,一曲流年清浅

  往事如夏日的雨,不知在哪一时刻,忽然就倾泻而下,淋得你措手不及。   那年,正是锦绣年华时,我们,在那个夏天,萌动的情愫,悸动青春的琴弦。

那时,你多才多艺,清秀一如聊斋里走出的书生;我的痴迷,是满脸掩饰不住的倾慕。

  那晚,皎洁的月光,如我们初恋的情,单纯而洁白。

耳边,你的情话,装饰了我少女时代的梦。

  后来,来不及繁华,便已谢幕,我们在时光里渐行渐远。

一场擦肩而过的缘,和再也不复返的青春,一同随风而逝。

我们,成了彼此的过客,不仅陌生,而且遥远。

  有意还是无意,我们从彼此的世界里消失,也许有些痛,只能用表面的忘却掩盖。 此去经年,你从不曾入梦。   我以为,日子会抹去一切关于你的印记;那些曾经的快乐和伤痕,都会交付岁月,最后,无非是心头一颗朱砂痣。

我以为,再见便是你我今生的再也不见。

  却没想到,生活是没有彩排的剧本,谁也无法预料,下一幕,会如何上演。

  那次同学聚会,当我推开门,就看见正翘首以盼的你。

刹那间,心痛的感觉排山倒海般袭来,一如当年。

咽泪装欢,却阻止不了眼前,记忆在二十年间更替,重叠上演。   你艰难地说,对不起。   我转过头,早已泪流满面。

原来,我的执着,不仅对爱,也有恨。   一念成殇,黯淡了流年;就如当年一念成痴,沧桑了余生。

  我一直想,如果当初不曾相恋,我是不是就少了很多的痛,就不会太早体会,雨打黄昏花易落。

  繁华落尽,曲终人散,我独自走在故乡的小城街头,才怅然发现,这么多年,我们,居然对对方一无所知。 只有过去,痛如当初。   那些物是人非的画面,在心头不停闪过,像黄昏时的一抹残阳,凄凉哀婉。

  一纸红尘,满川烟雨。 那年的青葱岁月,和那些曾有过的欢笑和泪水,都已模糊,只有植入心头的痛,任多少春去秋回,清晰不减。   叹一声,岁月苦匆匆。   万水千山,万语千言,都滴落成泪,湿了那年,湿了眼前。   几度夕阳红,历经无数悲欢离合,写尽无数聚散,回首,那个夏天,那曾错过的你,我们到底爱过吗,却没有答案。

所有喧嚣和浮华,都归于沉寂,我记住的,是你和别人爱得惊天动地的画面。

  一江汉水,恍若那年走来又远去的少年。 如今,夏风还如那年,只是再吹不皱,那些关于你的过往。

我心中念起的,是岁月无恙,一别两宽。   一程风雨,十里长亭,再送君归去。

一曲流年清浅,终湮没在红尘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