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全给我站出来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明知道是激将法,程亦飞还是豁出去了!  父亲的死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永远的恨,今日就算死在这太极殿里,他也不容许任何侮辱父亲!  他一把将孤飞燕推出大殿之外,随后一步步朝大皇子走去,提来两坛子酒就掷在大皇子桌上!  “大殿下,请吧!”  大皇子嘴角泛起一抹弧度,不语。 很快,一个世家子弟就走了过来挡在大皇子面前,道,“程大将军,在下先来吧!”  程亦飞二话不说,拎起酒坛子来,仰头就大口大口喝!一坛子酒很快就喝光了,被狠狠砸在一旁。

程亦飞面不改色,继续。

  孤飞燕站在门口看着,迟迟没走。

她小脸阴沉,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小药鼎,似乎在取药。

  反倒是几个公主和世家子弟都陆陆续续地同韵贵妃告退,从她身旁匆匆而走。

他们是八皇子自己邀来的,并非韵贵妃的人。

只是,在这种形势下,他们也不知道该帮哪一边,只能离开自保。

至于君瀚引,他早就把自己喝趴下了,避免了进退两难的尴尬。   几坛酒之后,那个世家子弟就不行了,趴在一旁,起都起不来。

  程亦飞的脸不红,却十分苍白。

他歇口气都没有,立马又提两坛子酒,重重掷在桌子上,固执得像个孩子,要大皇子跟他喝。

  他一字一字,咬牙切齿,“该你了,大皇子!”  大皇子根本没有喝的打算,他还是不做声。 一旁立马就又有人过来帮他挡。 这一回,来的是一个同程亦飞年级相仿的皇子。   他轻蔑而笑,“程大将军,本皇子来请教请教!你若喝不过我,没资格跟我皇兄喝!”  程亦飞不说话,提起酒坛子猛地就朝他甩去,程亦飞没放手,那皇子吓得抱头躲开。   程亦飞冷冷一笑,仰起头来,要继续!  这时候,孤飞燕大步走进来,冷冷道,“程大将军,且慢!”  大家都在围观斗酒,并没有注意到孤飞燕没走,而程亦飞显然也没注意到。

而韵贵妃和怀宁公主是一直盯着她的。

  她们也不怕孤飞燕来,今日这算计,不管孤飞燕是留,还是走,结果是一样的!孤飞燕不走,喝醉了更好!  程亦飞其实都有些站不稳了,全凭一股倔强劲撑着。

他瞪着孤飞燕,凶巴巴训斥,“小药女,你回去,少在这碍手碍脚的!”  孤飞燕走到她面前,表情冷肃,冲他勾了勾手指,以示他低头。   程亦飞更凶了,“滚回去!”  然而,孤飞燕比他还要凶一倍,“过来!快点!”  别说程亦飞,就是周遭众人都被孤飞燕的气势震慑住,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程亦飞乖乖地俯身,岂料,孤飞燕竟冷不丁捏住他的下巴,逼他开口,瞬间就喂了一颗药丸进入。   这手法,专业老练,令人猝不及防,程亦飞只能把药丸吞下去。   这下,大家才都明白孤飞燕是做什么!  怀宁公主立马就坐不住了,起身直指孤飞燕,“孤飞燕,你喂他的是解酒药吧?你不要脸!”  孤飞燕冷眼看去,缓缓眯起了眼睛。   她先前怀宁公主面前无法以下犯上,吃不少亏!今日,她并不介意趁着这个机会,当面跟怀宁讨回来!  要知道,如今怀宁不过是个平民,就算嫁入将军府,也没有被加封,身份顶多是个民妇,比起那些诰命夫人还不如。

  跟她耍公主脾气,没门了!  她今日不仅仅要为自己报仇,还要帮程亦飞出口恶气!这一回,她不把怀宁公主和韵贵妃收拾得服服帖帖,她“孤飞燕”三个字就倒过来写!  孤飞燕一脸轻蔑地回敬,“论不要脸,你应该更胜于我吧?”  怀宁公主自小到大,何曾被人这么直接地骂过?她恼了,“孤飞燕,你敢骂本公主,你……”  “我骂你怎么了?”  孤飞燕怼起人来,那是会要人命,她说,“你跟我未婚夫偷情,要脸吗?你栽赃陷害我,要脸吗?你明明都不是公主,还囔囔着自称本公主,要脸吗?我劝你,少出门,多在家里头待着,照顾照顾好你大姑姐,给自己赎罪吧!”  “你,你放肆!你,你……”  怀宁公主气得哆嗦,却怎么都找不到话来反驳孤飞燕,最后,她一跺脚,怒声,“来人!来人……”  孤飞燕不拦着,她不怕怀宁公主闹,巴不得怀宁公主把事情闹大了,搅了这酒局!  她双臂环抱,朝韵贵妃看去,眉头轻挑,老神在在!  韵贵妃在御书房里并没有看清楚孤飞燕,此时,是第一次同孤飞燕直面对视。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孤飞燕那淡定孤冷的眉宇,她堂堂一个六宫之主竟有种低人一等的感觉。

仿佛她是平民,而孤飞燕才是尊贵的皇族。

  怎么这样?  韵贵妃无暇多想,她立马让闻声而来的侍卫全都出去,将大门关上。

  她好不容易攒了这么个可以一箭双雕的酒局,既可以收拾孤飞燕,又可以谋害程亦飞讨好祁家。 她绝对不会让孤飞燕坏了这个局!  她厉呵,“怀宁,你坐下。

喝酒是男人的事,女人少插嘴。

”  怀宁憋屈不已,却不敢违逆。 大皇子早就明白韵贵妃的意思,他冷笑道,“程亦飞,算了吧!喝不起就别逞能,吃解酒药,呵呵,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不会是你爹教你的吧?”  程亦飞也当刚刚吃下的是解酒药了,他一脸醉态,朝孤飞燕瞪来,又恼火又无奈,“你,你……你回去!”  孤飞燕张开手来,手心里还有四五颗一模一样的药丸。   她认真说,“程大将军,这不是什么解酒药,这是你要的养胃药。 还有,我不需要你替我喝酒!你干嘛跟我抢酒喝?”  孤飞燕说着,将药丸朝众人递去,“诸位,酒喝多了伤胃。

这可是护胃的奇药,千金难得,数量有限,有人要吗?”  众人无法确定孤飞燕所言是真是假,面面相觑,都不敢出声。

  其实,解酒药孤飞燕是不屑用的,这药丸真是护胃的药。 她若不是为了炼这药,也不会在外头站那么久了。

她就怕程亦飞撑不住会呕血呀!  见众人不语,孤飞燕将药丸全塞程亦飞手里。

程亦飞要开口,她却朝他使了个眼色,程亦飞便会意沉默了。

  她转身过来,锊起双袖,撩起裙角,一脚踩在椅子上,或活脱脱一副女土匪模样。 她冷眼将众人一一扫过,大声道,“刚刚要跟本姑娘喝酒的,全给我站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