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殿下很不高兴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孤飞燕之所以选择花月山庄的果园,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个时节,不论是宫里头的妃嫔公主,还是贵族权臣的女眷们,都喜欢来这儿采摘果子,一是玩乐,二是尝鲜。   这些人瞧见她和程亦飞在一块,自是要议论一番的,再瞧见八皇子君瀚引也作陪,自然会把事情往宫里头传,传着传着就变味了,传着传着天武皇帝也就知道了。

  若是平常时候,天武皇帝也不至于轻信传言,毕竟君瀚引和程亦飞自小关系好是大家都知道的。

然而,这个节骨眼上,正是天武皇帝疑心最重,盯她最紧的时候。

她若是跟君瀚引传出点什么暧昧消息来,天武皇帝能不多想吗?能不查君瀚引老底吗?  孤飞燕一步步走入果园,只见果园里的人不少,男男女女三五成群,挎着果篮子或是协力采果子,或是游走闲谈,好不热闹。

  程亦飞扫了一眼,问说,“小药女,你想吃什么呢?报上名来。 ”  孤飞燕不理睬,绕过程亦飞,走到君瀚引面前去。

她像个小迷妹一样,仰着头看他,冲他笑,“八殿下可有特别喜欢的?”  君瀚引欲擒故纵,冷冷道,“都不怎么喜欢。

”  程亦飞立马将孤飞燕拉回来,“既然八殿下不喜欢,我陪你去采便可。 ”  孤飞燕着实讨厌程亦飞动手动脚的,她甩开,顾不上教训,又饶到君瀚引右侧来,说道,“要不,咱们去枇杷园?枇杷润肺止咳止渴,是春季最好的果子了。

前几日靖王殿下还让满公公给皇上送了一大篮去,听说皇上吃了,咳嗽就好多了。 ”  君瀚引原本还一脸高冷,一听孤飞燕这话,他就破功了,认真说道,“天都暖了,父皇的老毛病也该好了。 ”  其实,他并不清楚父皇的病情,更不知道父皇有什么老毛病,就是听说父皇前阵子大病一场,都咳血了。 他这么说,是想套孤飞燕的话,却不知道中了孤飞燕的圈套。

  孤飞燕不谈天武皇帝的病情,就聊起枇杷果和枇杷叶的功效来。

君瀚引想套她的话,只能一直陪着聊。   就这样,两人一路聊,一路往枇杷园子走去。

孤飞燕几乎是全程仰着头,看着君瀚引。 那小样儿,任谁都能瞧得出来她对君瀚引的热情,一旁的人见了,多少也都会多看几眼,而认出他们的人来,早已窃窃私语。   程亦飞怎么都插不上话,那张英气逼人的脸,渐渐地都沉了下来。

  然而,比程亦飞脸色更难看的是一直跟着他们的假面男子。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靖王君九辰。

  虽然银白假面遮挡了他大半的面容,可就单单从他那双寒彻如冰的眼眸看,都能想象出他此时此刻的脸色有多难看。 从偶然看到孤飞燕的那一刻起,他的视线就没从孤飞燕身上移开过。   芒仲已经过来很久了,原本是有急事要禀了,见了主子那眼神,他只觉得天大的事都不算事了。 芒仲想不明白呀,孤飞燕这丫头怎么跟八皇子走到一块了,她这么一路笑脸相迎,唱的是哪一出戏呀?  枇杷树不高,孤飞燕的身影很快就被枝叶遮挡了。

  君九辰仍旧一步一步往里头跟去,芒仲不得不出声提醒,“殿下,两位密探都到了,他们打探到当年冰海染毒的真相了。 要不,您先过去,属下在这儿盯着?”  君九辰没理睬,冷冷看着孤飞燕,一步一步往前走。   芒仲急了,殿下这还戴着面具呢,万一不小心被程亦飞或是八皇子撞见,那就麻烦了。 要知道,程亦飞没逮着百里明川,却一直在暗中追查去孤飞燕口中的黑衣刺客。   芒仲犹豫了片刻,又忍不住提醒,“殿下,冰海的事要紧,皇上等着消息呢。

”  君九辰依旧没理睬,步步紧随,冷眸里分明跳跃出怒火。   芒仲不敢再开口了,他很努力地听,可惜距离有些远,他没能听出孤飞燕他们在聊什么。

他只能跟在靖王殿下身旁,暗暗祈祷孤飞燕这小妮子靠谱一些,别真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孤飞燕还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来?对付君瀚引这种伪君子,得徐徐图之,心急不得。

  枇杷林这边都没人了,她想演的戏也演完了。 她正仰着头,在枇杷树下转悠,采摘枇杷叶子。 程亦飞跟前跟后,抢着帮她摘。   君瀚引一路上过来,一句有用的话都没套出来,十分郁闷。

他犹豫了片刻,便主动上前走,问说,“孤药女,你不采果子,采叶子作甚?”  孤飞燕答道,“带回去刷一刷可熬水喝,亦可蜜炙成枇杷膏吃。

药效可比果子强很多。 ”  君瀚引走过来,又问,“制药之事,交给御药房便可,何须你亲自动手?”  孤飞燕原本都不想多言了,听他这么一问,眼底便又闪过狡笑。

  她认真解释起来,“枇杷叶拿来药用,必须是去年留下的老叶子,树龄三至五年之间,才有足够的药效。 哎……御药房采购的枇杷叶,良莠不齐。

药商们就图钱,才不管新旧好坏,一篮子一篮子全送进去,一般的药工也分不清楚是新叶还是老叶,蜜炙出来的药膏更难以分辨。 药效能好到哪去?”  孤飞燕说着,连忙将手里的叶子奉上,道,“八殿下,要不你顺道给皇上带一些过去?我挑的这些,可都是极品。 ”  君瀚引第一次知道枇杷叶还有这种门道,他心下大喜,暗想,靖王不过是送了枇杷,自己若送去枇杷叶,将这一番讲究同父皇解释了,父皇必定会觉得他比靖王更有心,必会欣喜欣慰。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  君瀚引接过枇杷叶了,竟给了孤飞燕一个微笑。

孤飞燕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但是,她还是回以浅笑,心想,“八殿下你就等着吧,皇上一定会对你刮目相看的。

”  孤飞燕继续寻找老叶,想着给靖王殿下和夏小满他们都带一些。

见高枝上有不少老叶,她大喜,刚踮起脚尖来,程亦飞就已经将整个枝干拽下来,将一大簇叶子拽到她面前,顺带给了她一个璀璨的笑颜。

  孤飞燕依旧甩给他一个嫌弃的眼神,不摘了。

程亦飞只能自己摘。

  孤飞燕走到一旁,谁知道君瀚引却突然走到她背后来,靠得颇近,伸手来摘她前面的叶子。   他一边摘,一边低声问,“孤药女,听闻你药术高绝。 父皇的用药,可有请你过目?”  孤飞燕心下冷笑,君瀚引这是要色。

诱她了吗?以为给些“甜头”,她就会神魂颠倒说实话?  “这……”  孤飞燕故意卖关子,正要避开,谁知道,君瀚引却又往前一步,几乎是要贴到她后背来。

  孤飞燕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立马就躲,而几乎是同时,君九辰忽然从一旁飞掠过来,将她拽入怀中,转身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