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歹毒,酒要人命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男人喝酒,找女人什么茬呀!  要不要脸?算不算男人啊?  孤飞燕已经够鄙视那个世家公子了,见程亦飞递酒坛子给她,她就恼了。

  她正要开口,然而,程亦飞却忽然将她拽过去,看似抱她,实则在她耳畔低声,“你喝几口意思意思,我就装醉拉你回去。 韵贵妃攒的局,咱们不玩。 ”  孤飞燕这才发现程亦飞还是有点脑子的,一开始就那么痛快地喝,原来是为了装醉。   她立马将程亦飞推开,自己倒了三杯酒,道,“程大将军,奴婢不敢高攀,没进程家之门的心思,奴婢的酒量也不好,配不上程大将军。

奴婢只能喝三杯,先干为敬,你随意。 ”  程亦飞看着孤飞燕一杯酒一杯酒认真喝的样子,心头堵堵的。

  这个女人就连做戏,也要这么跟他划清界限吗?  当初他那么君子地发公告澄清他跟她之间的事,而后告白,其实真正的目的是在试探靖王殿下。 靖王殿下迟迟没有澄清,他都死心了。 后来,她被百里明川劫持,他都急疯了,一审出百里明川的藏身之地,他疯了一样要去找。 可是靖王殿下却下令不许,非得他先勘探好地形,设好埋伏。

  他记得很清楚,当初芒仲给带的死命令是,“区区一个药女的命不足惜,抓住百里明川才是关键,若未埋伏好,绝不打草惊蛇!”  那个时候起,他就知道孤飞燕入了靖王殿下的眼,却没有进他的心。 所以,人救回后,他也没顾忌了,三天两头去靖王府找人。   其实他现在特别后悔,早知靖王殿下无意,他就不发那公告了,就顺势去求皇上赐婚了!  程亦飞正走神着,孤飞燕已经喝完了三杯酒。 她特意用力掷下酒杯,提醒道,“程大将军,奴婢先干为敬了,您随意吧。 ”  程亦飞这才缓过神来,故意打了个酒嗝,笑得醉熏熏的,“三杯就不喝了呀?呵呵,这酒量果然配不上本将军……”  他说着,酿跄走近,又道,“不过,就算你不会喝酒,本将军也喜欢你!娶定你了!”  就算做戏,他也要当众再说一次喜欢她。

  程亦飞这话刚说完,周遭几个世家子弟就都走过来,纷纷要跟孤飞燕喝酒。

  “孤药女,来,你三杯,我一坛,不欺负你!”  “早就听程大将军说孤药女是女中豪杰了,你别谦虚了。 要不这样,你一坛,我坛,如何?”  “孤药女,今日你跟程大将军一样,都是八殿下的贵宾,来来来,你得先敬八殿下三杯!”  ……  听着这一句句不要脸的话,孤飞燕恨不得甩巴掌过去。

她一边后退,一边琢磨,难不成这就是韵贵妃给她下的套?安排一帮纨绔子弟来逼她喝酒?逼她喝酒?  这手段未免太低级了一些?  她要真喝醉了,真怎么着了,韵贵妃就不怕落人口实?不怕靖王殿下追究?她好歹也还是靖王府的人呀!  孤飞燕朝韵贵妃他们瞥去,只见韵贵妃正跟几位公主说笑,怀宁公主则和大皇子在闲聊,他们似乎不怎么关注这边。

  孤飞燕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她退到程亦飞身旁,程亦飞就顺势拉住她,摔了酒坛子,开始冲那些世家子弟耍起了酒疯。

  “都干嘛呢?干嘛呢?”  “本将军告诉你们,试她酒量也是本将军试的!不关你们的事,滚滚滚!”  “不喝了!孤药女,走!跟本将军回去!给本将军抓一贴药暖暖胃!”  孤飞燕故作挣扎,程亦飞不放手,转身就要走。   这时候,几个皇子却围了过来,他们都醉醺醺的。   “程大将军,不许走!”  “本皇子告诉你,今儿个谁都休想清醒地走回去!不醉……不归,哈哈哈!”  “程大将军,你莫不是心疼这丫头了!呵呵,你不让她喝,那你接着喝呀!别扫了大家的兴致!”  “来来来,好歹先替她敬咱们兄弟几个,每人三杯!”  “药怎么能暖胃呢,酒才能暖胃呢!别走……不能走……”  ……  众人说着,全都拿了酒坛子过来,将程亦飞和孤飞燕包围起来。   孤飞燕不认识这些皇子,但是她非常肯定这些皇子都是韵贵妃的人,他们装醉!  天武皇帝年轻的时候风流倜傥,妻妾嫔妃成群,生了好些儿子,不少都是奴婢宫女所出,可都是韵贵妃掌控着的。

  韵贵妃这是要逼她呢,还是逼程亦飞呢?孤飞燕朝君瀚引瞥了一眼,只见没人逼君瀚引,君瀚引居然在自斟自饮,一边喝,一边看着他们笑。   不得不说,就君瀚引进退两难的处境,他喝醉了,不省人事,不必表态,是最聪明的选择!  什么铁哥们,狗屎!  孤飞燕在心下怒骂,而皇子们越逼越近,程亦飞终于忍不住了,接过来一坛酒来,狠狠将酒坛子砸在了一个皇子脚下。   “嘭!”  一声巨响,闹哄哄的大殿忽然就安静了下来。

  程亦飞醉熏熏的脸上,露出怒意,大声吼,“滚开!”  一时间,皇子们都没敢动了。   孤飞燕并不意外,程亦飞一直都是桀骜不驯的主儿,别说这些不得宠的皇子,就是得宠的皇子,惹急了他,他也敢教训。 真闹到皇上那去,他还总是有道理的,皇上暂时收不了兵权,也不能为这种小事,真怎么着了他。

  就这样,在寂静中,孤飞燕跟着程亦飞大步往门外走。   可是,两人已经快到门口了,一直没做声的大皇子却呵呵轻笑起来,对众人道,“想当年程老将军的酒量,那才叫厉害!如今他这儿子,呵呵,连替女人喝几杯酒都不敢,孬了!”  这话一出,程亦飞戛然止步。   孤飞燕低声,“他故意的!”  程亦飞当然也知道,他握了握拳头,继续走,可是,怀宁公主却笑呵呵道,“哥,我听彧哥哥说,程老大将军当年的酒量其实一般般,都是吹牛吹出来的。

”  别说程亦飞了,就孤飞燕听了这话,拳头也都握了起来。

  死者为大,且程大将军为天炎建国立下了那么多汗马功劳,怀宁公主一个踩在将士尸骸上坐享荣华富贵的公主,怎么能说出这种侮辱人的话来?  程大将军怎么死的,怀宁公主这个祁家的儿媳妇不清楚吗?  程亦飞放了孤飞燕,转身看去,冷冷道,“让小药女回去,本将军跟你们喝,今日没把你们一个个全喝趴下,本将军一步也不会踏出太极殿。 大殿下,你先来!”  大皇子仍旧笑着,“程大将军,这样就对了嘛!来人,送孤药女出宫!”  这话一出,孤飞燕恍然大悟!她终于明白韵贵妃他们想干什么了!他们不是要逼她,而是要逼程亦飞替她喝酒!  他们明知道程亦飞的胃不好,这架势分明是要程亦飞喝死在这太极殿里呀!而程亦飞喝死了,红颜祸水的骂名她来背!  好歹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