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质疑,且晾着她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天武皇帝低着头,脸色已经变了,君瀚引却没有发现,详细地将枇杷叶采摘门道讲述得清清楚楚。

  若是平常时候,天武皇帝必定是会欣慰八皇子这份用心的。 只是,如今他正是多疑之时,他不起疑心都难了。

他既担心君瀚引同孤飞燕询问太多,又担心孤飞燕没守好自己的嘴,泄露了机密。   天武皇帝抬起头来,已然藏去不悦之色,他特意拿来枇杷叶瞧了瞧,欣慰地对君瀚引道,“你们兄弟几个,除了靖王,就数你最有心了。 ”  君瀚引不知深浅,心下窃喜,谦逊道,“儿臣如何能同靖王相提并论,靖王为父皇为太子分忧,才是用心。 儿臣贪恋江湖,自知不孝。

”  这话若是平常,天武皇帝听了到没觉得什么。 毕竟,多年来他自己总拿八皇子跟靖王相比,而八皇子总是这般谦逊。   可如今,他有疑在心,听了这话,就忽然觉得不中听了。

八皇子说靖王“用心”于朝政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有挑拨之意呀!  天武皇帝不动声色,他将枇杷叶交给一旁的宫女,转移了话题,“瀚引,你自幼同程亦飞交好,你比朕了解他,你说说,这小子是真想娶孤药女,还是只是想纳为妾而已?”  这几日的传言里,可有不少说君瀚引跟程亦飞抢女人的。

天武皇帝不会轻信,但是也不会完全不信。

他这么问,自是试探。   君瀚引颇为担心父皇会将孤飞燕赐给程亦飞,他连忙回答,“孤药女终究是个下人,又曾同祁彧有婚约,老夫人可不喜欢了。

依儿臣看,程亦飞怕是一时兴趣玩玩而已。 ”  听了这话,天武皇帝更不高兴了。 他点了点头,又问了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便让君瀚引退下了。

  君瀚引一走,天武皇帝拉下了脸,朝梅公公看去,“瞧瞧!瞧瞧!连老八都不让朕省心了!”  梅公公连忙上前,劝道,“皇上息怒,息怒。

八殿下向来懂事,哪次回来不是关心您的身子。 满公公都说了,八殿下是程大将军一道邀去的,说是孤药女不赏程大将军的脸,程大将军就邀了八皇子作陪。

”  见天武皇帝认真听着,梅公公又道,“皇上,这个孤药女野心大着呢!祁家当初让步要娶,她都不肯。 依奴才看,她引诱不了靖王殿下,怕是要借程大将军,攀上八殿下。 八殿下必是还不知情。

”  天武皇帝听得烦躁,拍了桌子,“哼,无风不起浪,一巴掌能拍得响?他也老大不小了,不识女人心,总知道程亦飞什么心吧!”  听了这话,梅公公才意识到天武皇帝真正恼火的地方。

  若是八皇子和孤飞燕单独出行,传出流言蜚语那也自然,可程亦飞在场,都能传出流言蜚语来,这就说明八殿下既没有避嫌,也没有给程亦飞面子呀!  这事,细细琢磨起来,真真不简单。   梅公公连忙道,“皇上英明!英明!要不,奴才这就去传孤药女进宫,让皇上好好问问。

”  天武皇帝恨不得把孤飞燕吊起来好好审一审,可是,他终究还是忍了,“那个事儿精,且晾她几日再传来!免得那臭丫头当自己有多重要!”  天武皇帝也怕呀,怕自己太心怯,孤飞燕那胆大包天的臭丫头会得寸进尺。

  他认真交代梅公公,“加派人手找药,别就盯神农谷一处。 ”  天武皇帝觉不甘心将性命全押在孤飞燕手上,他并没有停止寻丹药过。

  丹药不同于一般药材,药师之中还有专门的炼丹师,神农谷找不着的,并不说明其他地方就难找。   就这样,天武皇帝迟迟没有找孤飞燕麻烦,倒是关注起君瀚引的动向。   孤飞燕从花月山庄回来,也不主动进宫去,一边留心宫里头的动静,一边耐心地等着天武皇帝传她进宫。 当然,她也等着君瀚引再次找上门。   这日午后,她修炼完神识,正想去御药房讨一些药材,还未出门,就收到了神农谷那位美女竞拍官唐静姐姐的来信。   孤飞燕好不意外,拆开一看,只见唐静在信中详细地交代自己如何跟韩三小姐催债的过程。

  一个月的时间,她一共催了两次,韩三小姐两次的借口都说自己还未归家,不方便。

  孤飞燕看得呵呵直笑,都可以想象到韩三小姐收到唐静的退债信时的表情了。

  她喃喃自语,“这位姐姐,靠谱!”  孤飞燕将信收好,连忙进屋屋写回信。 她写了对唐静的感谢,也借机让唐静替她去谢谢老执事。

  前几日,她就听到消息了,神农谷发了告示,痛斥了百里明川的盗药之举,禁止百里明川踏入神农谷半步,同时要求百里明川赔偿和道歉。

  孤飞燕作为被百里明川陷害和劫持者,还是有充分的理由感谢老执事的。   当然,感谢是其次,她真正的目的是想同老执事保持联系。

三月之期后,她的命运如何,她是没底的。 她同老执事保持联系,有了私交,至少日后有机会打探到六丹商陆的事情。   上一回在老执事面前,其实她是有询问那些六丹商陆来历的机会的,只可惜碍着靖王殿下的面,不好试探。   那些六丹商陆来自冰海之南,怎么会落到神农谷手里?把药材带过来的人,是神农谷的人吗?又或者,这药材是机缘巧合到了神农谷手中,老执事并不清楚出它们的来历?  如今,她掌控到的关于冰海之谜的线索,就这么一条了。   她到底是谁?她反反复复梦到的那个小女孩,那些熟悉的名字到底是什么人,跟自己有何关系?  冰海灵境又在何处,白衣师父又是谁?  这些秘密,只能在冰海之谜了寻找!  孤飞燕一想起这些事来,脑袋就又控制不住生疼,让她不敢多思索。

她甩了甩脑袋,连忙将信写好了,令信差送回去。

  信刚送出,夏小满就找过来了。

  这几日,夏小满几乎每天都要问孤飞燕一次,把这个刺客劫持后可有怎样怎样怎样?孤飞燕本就不想去想那天发生的事情,被问得特别烦躁。

  一见到夏小满,她就开步跑。   夏小满连忙喊住,“你站住!”  孤飞燕还是一直跑,岂料夏小满大声说,“找你有事,八殿下生辰宴,邀你了!”  孤飞燕戛然止步,倒抽了口凉气,非常意外。

  八殿下生辰宴,邀请她一个小药女?  天武皇帝没找君瀚引麻烦吗?还是,君瀚引那厮……不怕死呀!  然而,夏小满接下来的话让孤飞燕更加震惊,他怪里怪气地说,“这生辰宴是后宫正主韵贵妃给办的,孤药女……自求多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