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欺骗全城的凶手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5-15

  “伯父,您尝尝我这酒,外面喝不到的。

”  “那可不一定,要说起酒我这十几年可是……”铁副局话说一半就不说了,他吸了吸鼻子,闻到了一股独特的酒香。

  “好酒。 ”下意识发出一声感叹,老爷子双手拿杯放在我身前,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我莞尔一笑,给他老人家倒酒,明亮晶莹的酒浆落入雕花的玻璃杯中,不仅香气四溢,看起来也别有一番风情。   铁副局迫不及待的喝了一口,他的反应和黄伯元当时差不多,一饮而尽,面色陶醉,回味无穷。

  我看铁妈妈闻着香味,但又有些不好意思开口,赶忙说道:“伯母,您要不要也来一杯?”  “我就算了吧,你们喝。 ”  “来一杯吧,这酒是用中药泡的,能调理身体,滋养五脏,还可以美容养颜。 ”  经不住劝,铁妈妈也喝了一杯,杯酒下肚,面染红霞,她止不住的点头:“恩,好酒,好酒。 ”  因为一瓶酒,众人的距离拉近了不少,吃饱喝足后,铁凝香、依依和铁妈妈在厨房收拾碗筷,我和铁副局坐在沙发两边。   我双手抓着膝盖也不敢乱动,目不斜视的看着电视,脑子里飞速转动如何才能打破这尴尬的局面。

  我正想着呢,铁副局突然很神秘的朝我招了招手:“高健,你身上有烟吗?我这人有个习惯喝完了酒好抽烟,凝香的妈妈很讨厌抽烟,所以,你懂得。

”  我心领神会,有些犹豫的掏出自己五块一盒的中南海:“伯父,我平时只抽这个。

”  “中南海?”这是江城当地的土烟所以很便宜,铁副局丝毫没有拒绝意思,熟练的取出一根放在嘴里:“这烟我结婚以前也经常抽,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区片警,没想到一晃都二十多年了。 ”  我给铁副局点上烟,自己也点了一根,袅袅的烟雾在客厅中飘起。   其实有时候我并不是喜欢抽烟,只是看着完全不规则的烟雾在空中升腾,这种感觉很放松。

  “你叫高健对吧。

”隔着沙发,铁副局忽然重复问了一遍我的名字,他眼中醉意已消,似乎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一件事。   “恩,我就是高健。

”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从看见你的第一眼,我就觉得熟悉。

”  铁副局的话我没有否认,点了点。   吐出一口烟雾,铁副局仰头看着天花板上昂贵的灯具:“五年前,我见过一个还没从警校毕业的实习生,他也叫高健。 ”  “那个小子目光里透着股韧性,做事果断,胆大心细,我本以为他会成为江城最优秀的警察。 ”  手指一抖,我没有说话,只是深深抽了口烟。

  铁副局似乎完全没有察觉我的异样,继续说道:“只可惜五年前的一场连环杀人案将他给毁了。

”  “大雨倾盆连下三天三夜,每到午夜,江城必定会有人被杀,而且杀人者手段极其残忍,肢解、碎尸。 每一次行凶的手法都在挑战公安的底线,江城人心惶惶,市分局全部出动,午夜巡查。

”  “当时警力有限,所以把还只是实习生的他也给派了出去。 ”  “暴雨依旧,午夜的城市电闪雷鸣,那个来去无踪的杀手隐藏着身份,没人知道他是谁,或许他当时就潜伏在我们的身边。

”  我夹着烟的手血管凸显,五年前那件事留给我太多不可磨灭的伤痛。

  铁副局淡淡的看了我一眼,语气放缓:“在第三天夜里,午夜十二点钟首位遇害者被发现,披麻戴孝,四肢被钢筋穿透,后背还用利器刻下挑衅的字眼。

”  “凌晨一点,第二位受害者在相距五公里的公园里被发现,头被砍下,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  “凌晨两点,第三位受害者出现,女子大学自习室里,一位女教师被残忍分尸,凶手甚至细致的将尸体分割成相同重量摆在课桌抽屉当中。 ”  “凌晨三点,在所有人都焦急寻找尸体的时候,总局收到了一位实习警察的求援电话,他说他找到了凶手!”  “一个实习警察提前所有人找到了凶手?这怎么可能?”说到这里,铁副局弹落烟灰看着一言不发的我:“虽然没人相信,但众人还是赶往他所说的地方。

”  “那是一个完全密封的地下室,他昏倒在第四位死者旁边,我们调取了周围所有监控,一寸一寸土地收集了所有指纹。

”  “但事实证明,在这间完全封闭的密室当中,除了受害者,只有那个实习警察一个人进来过。

”  “如果那名受害者不是自杀,那么凶手只可能是他自己。

”  “当排除了所有不可能,再不可能的情况也是事实。

”  铁副局手中的烟已经燃尽:“其实我这五年来都没有想明白,那个实习警察为什么能提前所有人预知到凶手的位置,在我看来凶手只是随机杀人,死者身份之间毫无关联,这太过反常了。

”  说完这番话后,他看向沉默不语的我:“你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吗?我记得那个实习警察好像也叫做高健。 ”  手臂上的血管慢慢变得不明显,我掐灭了烟头,轻轻呼出一口气:“没有人会相信他说的话,五年前如此,五年后的今天恐怕也不会改变。 不过你放心吧,总有一天他会亲手将那个混蛋给抓住,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我起身从沙发上站起,脑袋里一团乱麻,这样温暖和谐的家宴果然还是不适合我。   朝铁副局轻轻拱手,我打开防盗门就此离去。   听到开门声,还在厨房忙碌的三个女人都跑了出来:“高健走了?”  “爸,你都给高健说什么了?!”  “你啊就是一副臭脾气,人家刚进门就能被你气走,还不快去追回来!”  面对自己老婆女儿的指责,铁副局苦笑一声,偷偷把烟灰缸塞到茶几下面,眼睛看着自己年轻时也曾抽过的劣质香烟:“那个高健不是一般人。 ”  “你在瞎说些什么啊?赶紧去追回来,好歹人家救过你女儿、孙女的命!”  “你们不懂。 ”铁副局仿佛想起了五年前那千夫所指的场景:“五年前江城发生过一起大案,上面要求命案必破。

为了破案,人们都失去了理智,所有人心中的愤怒都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而他就成为了一个牺牲品,本该是最接近真相的人反而变成了替罪羊。

”  铁副局起身去关上房门,他看着那渐渐远去的背影,面露一丝不易察觉的钦佩:“如果他不是欺骗全城的杀人凶手,那他可能就是救了整个江城的英雄。

”  从铁凝香家里走出,我沿着小路漫无目的的走着,点燃一根烟看着阴沉的天空:“五年前的案子应该不是人为。 ”  如果没有成为阴间秀场的主播,或许我永远都接触不到那个阴影中的世界,随着知道的越多,对当年那件案子我也有了新的想法:“不管你逃到哪里,我一定会抓住你!”  抽完一支烟,我并不知道此时就在这片高档小区中,有两个人正在谈论着我的名字。   小区背阳的一栋房子里,江辰和一个衣领绣着毒蛇的老人坐在书房中。   平日里目中无人的江辰在老人面前表现的十分恭敬,亲自为老人倒茶:“道长,这就是那人的生辰八字,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弄到。

”  老人看着茶几上的照片和几张黄纸,撵着胡须:“高健?此名虽普普通通,但此命却模模糊糊让人捉摸不透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