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男对于我这个过敏的猪脸却是一见钟情
西方诗歌
来源:本站
2019-06-11

相亲男对于我这个过敏的猪脸却是一见钟情

  如果今天是平常的日子也好,今天她可是要相亲的啊,命运怎能如此和她开玩笑?!  起床,洗了把脸,戚月连爽肤水都没有抹,戴上帽子、口罩、墨镜,就急匆匆地跑去了小区的诊所。   戚月来了啊。 李叔戴上老花镜,面带笑容地望着走进来的戚月。

  戚月摘下口罩和墨镜,直言道:李叔,您看怎么能速战速决?  李叔走近戚月,仔细地看了看她的脸和手臂,不由轻叹了一口气,你想怎样速战速决?  戚月的要求很简单,拿些吃的或者抹的药,只要不输液怎么着都行。   李叔忍不住泼她一头冷水,就你张脸肿成这样,你还想不输液就消肿。   我……在医生面前,她这个病人显得有些底气不足,我需要暂缓几个小时输液,得先去见一个人。

  就你这模样、这打扮,不怕把人家小伙子吓跑了。 明明是一个慈眉善目的小老头,偏偏嘴毒又腹黑。

  戚月极为怨念地睨了李叔一眼,接过他手里递来的过敏药以及消炎药,从饮水机里接了杯水,仰头便把药片咽进了喉咙里。   哎,丫头,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吃药不能喝凉水。

  戚月极为潇洒地对李叔挥了挥手,疾步逃离了他的视线范围。   抵达约会的餐厅后,戚月率先去洗手间观摩了一下自己的尊容,她极为满意地竖起大拇指,很好,这张脸除非对方眼瞎,否则任谁看到都会落荒而逃的。   2  这是一家环境极为优雅的西餐厅,戚月突然觉得她的出现,绝对拉低了这家餐厅的品味。

  请问是戚姑娘吗?  如薄荷般清润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戚月重重地点了点头,声音粗嘎,是,您随便坐。

  周星辰在戚月的对面落座,他仔细地打量着她,不禁皱起了眉头,直言道:姑娘,你这样全副武装来相亲的话,有些不太礼貌吧。

  戚月抬起眼睑睨了他一眼,俗话果然没有说错,这男人个个都是外貌协会,她再次确认了一下,你确定要我摘下眼镜、口罩,不怕辣眼睛?  嗯哼。

周星辰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以欣赏一幅画卷的心态来欣赏这位被他的老师夸成花的姑娘。   金鱼眼搭配红肿的大饼脸,这哪里是美如画,这简直是食人花啊!  周星辰微微闭上眼睛,本着医生的职责,象征性地问了一句:过敏了,很痒吧?  还行,忍得住。

她属于过敏体质,只不过这次过敏来势过于凶猛些,虽痒,但碍于女孩家的面子,她也不能在公共场合毫无顾忌地抓痒吧。

  那咱们继续聊。   聊你妹啊!戚月忍不住又想爆出口,她现在只想尽快结束这尴尬的相亲,回李叔的诊所里输液,来把她从这种瘙痒难耐的痛苦中拯救出来。

  但现实是,她眯起她的金鱼眼,佯装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句:您说。

  周星辰不急,他很想看看这姑娘能扛到何时,他慢悠悠地开口道:要喝点什么?  这就不用了,戴着口罩不方便。

  那要不我们去看电影吧。   我戴着墨镜也不方便。   那我们……  戚月果断打断他的话,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那我送你回家。

  呃……戚月有些意外,她伸出手掌下意识地在他眼前挥了挥手,敢问阁下是否有眼疾?  周星辰无声地笑了笑,双眼度数各为。   那你眼光不行啊。

  周星辰似没听到般,他站起身,说: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这样比较快些。

  不管这男人是真绅士还是假装绅士,有顺风车可坐,戚月还是蛮知足的。   车内淡淡的薄荷香中夹杂着一点消毒水的味道,戚月下意识地往后座瞅了一眼,他搁置在座椅上的白大褂。

  刚下班,衣服还没来得及拿回家里洗。

  戚月不咸不淡地接话道:下了班又赶来相亲,你也是蛮辛苦的。

  能觅得良人的话,辛苦也是值得。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暧昧呢?  戚月收回视线,她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紧绷的神经渐渐松懈下来,手臂上的瘙痒再次袭来。 她实在是忍不了,于是脱口问道:周医生应该不介意,病患在你面前暴露丑态吧。   周星辰睨了一眼她的手臂,把袖子卷起给我看看。   戚月难得乖巧地卷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片片红肿,见周星辰蹙眉,她低声解释了一句,没想到这一会儿的工夫又肿起来了。   你这是寒气入体,脸上和身上才会肿得如此厉害。 周星辰从车载置物箱内找出过敏的药膏递给她,先把药膏抹上,别随便抓,指甲上有细菌的。   谢谢。   戚月的话音刚落,周星辰启动引擎,车子如离弦之箭般驶上了高速,没想到绅士有礼的周医生,飙起车来也是蛮疯狂的。